赛麟汽车董事长遭实名举报 业内人士称其面临
公司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0-06-26 00:15

原标题:赛麟汽车董事长遭实名举报 业内人士称其面临倒闭

  在董事长被“实名举报”后,赛麟汽车被推上风口浪尖。

  仅仅两年多前,赛麟汽车在鸟巢体育馆举办的一场“豪华”发布会还曾引发业内热议。

  两年之后,这家汽车制造商再次受到诸多关注,却是因为公司前法务人员乔宇东实名举报其董事长王晓麟。举报涉及多方内容,包括虚假技术出资、涉嫌贪污巨额国资等事项。

  赛麟汽车内部人士告诉财经网汽车,乔宇东所谓的爆料有“诬陷”和“诽谤”的成分,已对其提起诉讼。

  2020年5月25日,乔宇东对财经网汽车表示:和赛麟的劳动争议二审庭审第一次已经开庭;赛麟公司和审计总监张海州以‘名誉侵权’为由起诉,各(向乔宇东)索赔20万元共计40万元,将于6月1日首次开庭,自己已反诉。

  对此,汽车独立分析师张翔表示:“(赛麟)产品不够出彩,再加上此番负面消息的打击,如果举报事项属实的话,那么赛麟汽车即将面临倒闭的危险。”

  当事人曾遭训斥

  2020年4月27日,江苏赛麟前法务高级经理乔宇东通过其微博账号“弘法行者”发布一篇长文,实名举报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以及贪污巨额国资。

  乔宇东告诉财经网汽车:“2019年1月,赛麟公司计划在上海科创板上市,因此我进入了公司上市工作小组,开始梳理公司历史合法合规问题。当我发现一些问题(最大的两个问题是技术出资及国有独资改制审批问题)后,便向王晓麟了解相关历史情况,结果被其训斥。然后在进入上市工作小组工作后的第二周,即被排除在外。”

  “之后王(晓麟)一直想让我离开公司。”乔宇东表示。

  据乔宇东描述,2019年9月11日,江苏赛麟汽车以“个人行为和说辞,对领导的不尊重”为由对其下发了一份《严重书面警告》,次日又发出对其进行离岗调查。9月23日,自己便被赛麟汽车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

  他补充称,在此期间,公司未对其本人做任何调查,也未听取其任何申诉、说明或解释。

  2019年10月,乔宇东正式向监察、国资和审计部门举报了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及涉嫌贪污犯罪行为的情况。并同时向赛麟公司股东、监事和负责赛麟项目的政府部门相关人员作了情况反映。

  乔宇东向财经网汽车提供的资料显示,自2019年11月至2020年4月,其前后申请了劳动争议仲裁和民事诉讼,要求赛麟汽车向其支付加班工资约28万元。劳动仲裁和法院判决只认定了赛麟汽车支付其加班工资1441元,其余诉求未获支持。

  “2020年4月26日和27日,我的家属收到不明身份人员的骚扰和恐吓电话,对方表示已经知道我的家庭住址并恐吓,此举已经超越我的底线。于是在27日,我们向公安机关报案并于晚间撰写了微博全文。”

  不过,对于上述“威胁”相关事宜,乔宇东表示自己暂时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是赛麟汽车方面所为,但是“高度怀疑”为对方的做法。

  或涉及“虚假出资”

  据乔宇东描述, 2014年3月,美国跑车厂商Saleen Automotive Inc。公司(下称“美国赛麟”)为了促进其改装车在中国和亚太地区的销售,与王晓麟实际控制的美国GreenTech Automotive Inc。公司(下称“GTA”)签署了在中国独家销售美国赛麟汽车的《分销协议》,由美国GTA向中国推销SAI公司生产的汽车和配件。

  2014年9月,王晓麟在美国设立公司Saleen Motors International LLC(美国赛麟国际汽车公司,下称“赛麟国际”),作为GTA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但与美国赛麟并未有任何股权关联。

  美国赛麟报告内容显示,2015年6月,赛麟国际代替GTA作为新的公司实体,与美国赛麟汽车公司签署了《知识产权许可协议》,以支付50万美元的代价获得在亚洲及其他市场(除北美、欧洲、中东和澳大利亚以外)使用美国赛麟所有知识产权的许可,以进行生产、营销和销售。

  2018年3月,由于赛麟国际申请破产,美国赛麟正式通知该公司立即终止许可协议。这意味着,赛麟国际对美国赛麟的所有知识产权许可都已被收回,这与乔宇东的描述基本吻合。

  除此之外,乔宇东还告诉财经网汽车,江苏赛麟并未履行国有独资企业变更的国有资产改制审批程序。

  天眼查信息显示,江苏赛麟的注册资本为100亿元,大股东为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持股33.42%,其余四位股东为外商独资企业,共持股66.58%。

  2016年,江苏赛麟的前身“如皋市高新技术创业服务有限公司”以增资方式引入四家外资企业股东,由国有独资公司变更为非国有控股公司。然而乔宇东认为,这四家实际为王晓麟控制的“空壳公司”,通过“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经资产评估而取得江苏赛麟66%的股份,涉嫌商业欺诈。

  乔宇东向财经网汽车表示,上述说法的主要依据有两点:第一,王晓麟将2015年技术评估基准日时尚未存在(不具备出资要件)、到2018年底才具备量产能力的迈迈高速电动车技术,出资作价11亿元。

  财经网汽车查询公开资料发现,具备出资要件的技术必须处于试生产、完成技术锁定的状态。而当时王晓麟仅持有低速电动车Mycar技术,与赛麟公司上海研究院研发的迈迈技术并不相同。

  值得一提的是,Mycar技术为王晓麟实际控制的GTA公司花费2000万美元购得,远低于11亿元的作价。

  第二,王晓麟将三项号称“数据已经冻结,可以安排生产,车型按美国的排放和安全标准设计且技术具备完整性”的SUV车型技术出资作价55亿元。

  上述三项技术源于2015年美国赛麟与赛麟国际签订、又于2018年终止的《知识产权协议》,其本质上是他人在一定时期内授权许可使用的专有技术使用权。乔宇东认为,持有该非独占技术使用权的江苏赛麟公司并不具备办理其财产权转移手续的能力。

  资产评估现乌龙

  除技术出资的问题之外,赛麟在资产评估方面也被爆存在疑点。

  乔宇东表示,江苏赛麟的唯一国有股东南通嘉禾实际已提供资金共计66亿元,而王晓麟及其四家外资“空壳公司”未对其投入任何资金。

  具体而言,南通嘉禾第一次以货币形式出资34亿元,承担公司的全部日常运营和工厂建设费用。此后,江苏赛麟以成套设备作为抵押,外资股东以技术出资作为抵押,从南通嘉禾处获得32亿元的股东借款。

  举报信中还称,王晓麟夫妇分别控制的赛麟国际与江苏赛麟于2016年签署了3000万欧元的采购协议,并发生多笔收付款交易。对此乔宇东依旧“严重怀疑”王晓麟夫妇涉嫌贪污等违法行为。

  4月28日,赛麟汽车对财经网汽车表示,乔宇东所谓的“举报内容”有不实和诽谤的成分,公司已对相关举报人提起诉讼,并报警处理此事。

  赛麟汽车还称乔宇东是因“严重违纪”和“破坏公司与第三方合作关系”而被公司解除劳动合同。

  随后,南通嘉禾发布声明称,对于乔宇东举报所涉的内容,已于2019年10月开始进行相关核查。并指出“江苏赛麟组建所涉的技术出资,经相关专家考察讨论及权威人士评价,业已由独立的、具有资产评估资格的评估机构评估,出资程度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及赛麟汽车公司章程规定。”

  对于上述举报内容,财经网汽车多次拨打王晓麟本人电话,皆未得到回应。赛麟汽车相关人士对财经网汽车表示王晓麟目前身处美国,不方便接受采访。

  不过,王晓麟的个人社交账号曾于4月29日进行过更新,转发了赛麟汽车和南通嘉禾发布的两份声明。

  5月16日,据中宏网报道,为江苏赛麟提供技术出资评估服务的万隆(上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在2018年有3次因违规行为被证监部门处以警示和处罚。

  中宏网在报道中提到,一份由万隆(上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如皋积泰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拟以其持有的无形资产出资项目评估报告》中发现,作为技术出资的其中一款车型,MyCar的最高车速是110km/h。

  然而,MyCar在2010年被王晓麟以2000万美元收购,以及之后美国GTA公司生产的MyCar汽车,最高车速均不超过64km/h。

  对于上述资产评估一事,万隆进行了否认。

  5月20日,万隆(上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从未出具过《如皋积泰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拟以其持有的无形资产出资项目评估报告》,也从未对“如皋积泰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委估无形资产”出具过任何资产评估报告。

  对此,财经网汽车尝试联系万隆公司求证相关事宜,未获回复。

  汽车独立分析师张翔告诉财经网汽车,就举报内容来看,这个领导(王晓麟)可能就是用了一些不合规的手段谋取个人私利,这件事对于赛麟来讲肯定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公司状况不乐观

  天眼查信息显示,自成立以来,江苏赛麟汽车仅进行过一轮金额为40亿元的融资。乔宇东透露,江苏赛麟汽车自A轮融资后至2018年6月,除了股东借款以外,公司账面上没有任何其他资金进入。

  乔宇东还称,2018年南宁八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计划与江苏赛麟进行资产重组交易,拟收购估价约20亿元的设备资产及生产技术的资产包。但八菱科技随后以相关资产无法核实为由终止重组。

  2019年1月,江苏赛麟宣布启动Pre-IPO轮融资,至今未见实质性进展。对此江苏赛麟回应称:“融资工作仍在按照原定计划进行和推进,但受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实际进度稍晚于原定计划。受限于相关保密条款,目前的融资细节尚不能对外披露。”

  不久前,江苏赛麟汽车还曾传出降薪的消息。一份冠以“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文件”的《特殊时期薪资发放方案》显示,停工停产期间,员工月实际发放工资由工作所在地的最低工资+个人四金组成,其中白领员工的薪资仅为往日水平的10%~20%。

  江苏赛麟汽车方面回应称,这一方案是对部分因疫情影响无法正常开展工作的部门员工实施的暂时性薪酬政策,并非全员降薪。

  而乔宇东则告诉财经网汽车,该文件属实,并表示赛麟汽车这种“降薪”方式在法律上来讲非常过分,属于欺负普通员工。

  造车业务引争议

  除了乔宇东的举报事项之外,江苏赛麟汽车自身的造车能力也存颇多疑点。

  在2019年7月的北京鸟巢“赛麟之夜”发布会上,赛麟汽车推出了微型电动车迈迈、跑车S1和S7、SUV迈客,并宣布正在江苏如皋投资178亿元,建设一座具有40万辆年产能的整车生产基地。

  财经网汽车在走访赛麟汽车北京芳草地体验中心时了解到,目前赛麟的在售车型仅有微型电动车迈迈一款。官方资料显示,迈迈的续航里程为305公里,官方定价为15.88-16.88 万元,与奔驰Smart处同一价位。

  迈迈于2019年“双十一”上市,但其销量极为惨淡。发布首月,天猫迈迈旗舰店的订金付款数仅为9笔。不久之后,这家天猫店悄然关闭。中宏网援引数据显示,截至5月迈迈的全国销量不超过两位数,2020年其上险量仅为1辆。

  还有媒体爆料,迈迈近期以低至3万元的价格进行甩卖。

  此外,赛麟迈客还曾涉嫌宣传与产品实际规格不符。官方宣传显示,迈客采用自主研发制造的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可达406kW,然而在工信部的公示材料中,一款疑似赛麟迈客、冠以“迈迪牌”的SUV搭载了长城产的发动机,其最大输出功率仅为224kW。

  江苏赛麟随后回应称,此次申报车型不会在中国市场投放,而迈客未来上市时会搭载自研的发动机。

  人民网曾在2019年10月就赛麟是否借用青年汽车资质生产一事进行核实。对此,如皋市委常委、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马金华表示,不排除按照国家政策可以使用青年汽车的资质,但截至目前和青年汽车“没有任何关系”。

  根据此前规划,赛麟S1将于今年年初上市,迈客将于今年下半年上市。截至目前,并未有新车上市消息传出。

  江苏赛麟在2020年4月的声明中表示,公司已致力于疫情后的全面复工,同时也在推进跑车、SUV和城市电动车的生产和投放。

  另据第一财经报道,内部消息人士称,截止到5月上旬,江苏赛麟生产迈迈电动车的工厂仍未恢复生产,赛麟迈客的工厂还未形成生产能力。

  张翔表示:“本身赛麟的产品就不够出彩,而且品牌的宣传也不到位,很多消费者并不知道这个品牌的存在。销量数据的惨淡也能侧面说明赛麟的发展并不乐观,再加上一系列的负面消息影响,这个企业后面没戏了,基本上就是快倒闭了。”

  5月23日,赛麟汽车对财经网汽车表示,对于乔宇东实名举报王晓麟一事暂无可对外公布的进展。5月25日,财经网汽车再次尝试联系王晓麟,依旧未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