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女神”葛兰,还能翻身吗?
公司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2-02-20 08:03

  目前医疗板块是大涨之后的调整,可能尚未调整到位。

  从基金大跌导致基金大幅亏损,到基金被险资大幅赎回400亿,中欧基金经理葛兰跌下神坛。

  在截至2022年2月11日的过去一年里,葛兰代表作中欧医疗健康混合A(003095)下跌了37.4%。

  葛兰从业6年多,这样的业绩实属罕见。

  凭着美国西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博士的学历和中欧医疗健康混合A四年增长350%的成绩,短短几年间,葛兰成为中国基金圈的“医药女神”。

  在基金经历了如此大幅下跌之后,如今,“女神”光环还在吗?

  1

  投资者仍然相信“女神”

  2月10日,市场有传言称,近日有大型险资专用账户赎回葛兰的基金份额,赎回量达到400亿,因为其在高位布局了不少宁德时代(300750)等新能源品种。很快,中欧基金回应,网传“大额赎回”为不实消息,请勿轻信谣言。

  《巴伦周刊》中文版分析认为,发生400亿规模赎回导致宁德时代等新能源股大跌的可能性极低。

  葛兰管理过的基金

  数据来源:天天基金

  从葛兰管理的基金可以看出,最大的两只基金为中欧医疗健康混合A(003095)和中欧医疗健康混合C(003096),这两只基金的区别只在于收费端不同。

  天天基金2月11日的数据显示,这两只基金的规模分别为340.52亿元和434.53亿元,合计775亿元。其次,中欧医疗创新两只基金规模131亿元。因此在葛兰管理的基金中,医疗行业基金的规模达到906亿元。医疗行业基金不持有宁德时代(300750)。

  除此之外,按照2021年第四季度报告,其余基金的规模加起来只有200亿元左右。因此传言中所说,某险资的赎回葛兰基金份额达到400亿,进而导致了宁德时代为代表的新能源板块的大跌,不太可能。

  事实上,过去半年在医药板块大幅回调之际,投资者仍对葛兰表现出了相当大的信心。

  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基金成立于2016年9月29日,从2020年4月开始,随着疫情而来的医疗红利使中欧医疗健康混合价格飞涨。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随着医药行业的调整,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净值开始下滑,下滑幅度甚至大幅高于行业指数。截至2月11日的过去6个月,该基金收益率为-33.06%。同期,申万菱信中证申万医药生物指数(LOF)下跌23.58%。

  然而,葛兰的基金产品出现了“越跌越买”现象,葛兰掌管的基金规模不仅没有因为净值暴跌而缩减,反而还在持续增加。截止2021年年末,葛兰管理的基金规模达到1103.39亿元,超过“公募一哥”张坤,成为主动权益类基金中规模最大的基金经理,登顶“公募一姐”宝座。

  其中,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在2021年四季度末规模较三季度末增加140.65亿元,中欧医疗创新股票四季度规模也增加了14.76亿元。

  投资者用真金白银表现出了对这位“医药女神”的信任。

  2

  谁把葛兰拉下了神坛?

  葛兰是成长型基金经理,从她的仓位看,基本集中于医疗行业的龙头公司。

  中欧医疗健康A2021年第4季度持仓

  数据来源:天天基金

  葛兰曾表示,她的风格是“淡于择时,专注选股,绝大部分精力分配在基本面研究上。基于个股的基本面做研究,优质公司我会坚定持有,但如果在跟踪中发现认知错误,也会果断修正。”

  从葛兰第四季度基金持仓中可以看到,药明康德(603259)(603259.SH)是其中欧医疗健康混合的第一大重仓股,持仓比例达到10.05%。

  过去半年,药明康德的股价出现了腰斩。2021年7月中,药明康德的股价达到了172元,截至2月11日收盘,药明康德报83.07元。

  2021年二季度和三季度,药明康德德仓位占比分别为9.89%和9.85%。说明葛兰在不断加大对药明康德的仓位比重。

  中欧医疗健康A2021年第3季度持仓

  数据来源:天天基金

  这一情况可以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按照葛兰的投资理念,她真的非常看好药明康德的前景。

  她在对自己的投资方法中表示,公司基本面、行业景气度、竞争格局,以及历史,是她搭建的研究方法的四维空间。其中“历史”是四个维度之首。

  葛兰曾说,如果一个公司的发展历程足够长,就一定会经历顺境和逆境。顺境时如何扩大战果而不骄,逆境中如何沉着应对而不躁,长处和短板各在何处?这对于判断公司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中欧医疗健康A的药明康德持仓变化

  资料来源:天天基金

  第二种情况就是,药明康德跌太多了,由于规模太大,葛兰在仓位调整方面出现了失误。这也是很多大规模基金经理必须面对的基金规模和收益之间的反相关魔咒。

  一位基金经理告诉《巴伦周刊》中文版记者,随着资金的流入,明星基金确实面临规模和业绩之间如何做出取舍的问题。有时会面临想买不能买,想卖不能卖的困境。

  事实上,过去一段时间,葛兰也在调整自己的仓位。

  对比2021年第三季度的持仓情况和第四季度的持仓情况可以发现,在前十大持仓中,不少标的的仓位都出现了下滑,整个基金仓位的集中度也在降低。

  2022年,葛兰备受关注的主要原因是第一大持仓药明康德的持续暴跌。仅在2月的五个交易日中,药明康德就下跌了20.73%。

  3

  “女神”还能回来吗?

  葛兰的跌落神坛,只是张坤、蔡嵩松、刘彦春、萧楠、王宗合等基金同行的重复而已。顶流基金经理因业绩大幅回调面临质疑已不新鲜。在海外,有女版巴菲特之美誉的凯西.伍德在经历了2020年的辉煌之后,业绩也惨遭滑铁卢,亦引起市场争议。

  葛兰因业绩不佳被市场各种“冠名”,比如“中欧医疗事故”、“跌出来的基金一姐”等。也有人站出来指责葛兰以及团队对于医药板块基本面、政策面的把握的失误。有基民在网上对葛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表示医药板块一直受“集采”利空影响,比如会出现业绩下滑,但是前两年涨幅大,处于估值高位,需要仔细研究市场信息和行业变化,通过适时调仓换股控制好回撤。

  事实上,市场风格的转换往往是造成这种业绩落差的始作俑者。赛道型基金经理可能因为敢于集中押注而跑赢大盘,也可能因此而折戟。

  所以关键是医药行业是否能够估值回归,药明康德是否还能再创新高。

  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向《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表示,目前医疗板块是大涨之后的调整,可能尚未调整到位。但长期来看,“仍然看好医疗,从3到5年的长度上看,医疗板块回报会不错,如果标的质量高且仓位分散,是会获得较高的投资回报的。”

  但也有基金经理表示当前买入需谨慎。永赢医药健康基金经理陆海燕认为,现在买入医药类基金,要看具体持仓,高估值板块修复可能有限,2022年大概率依然不支持这类公司涨估值。

  也有市场人士称,只有当投资者不再跟风涌入医疗板块之后,行业的调整才能到位。而在未来不短的时间内,葛兰要承受相当大的业绩压力。

  这也不是葛兰的基金第一次遭遇冲击。2018年四季度,医药行业因为“疫苗事件”和“带量采购”双重打击,市场也因此下跌到令人绝望,这两只“黑天鹅”让市场一时间失去了对企业价值判断的“锚”。她认为自己需要做的是马上认清现实变化,迅速调整研究框架。因此在对行业的前景判断不变的情况下,一方面思考如何调整研究框架和持仓结构,对于子行业迅速地进行了调整;另一方面,出于对行业和优秀公司的长线看好,选择了坚守。

  当前市场再次失去了对医疗企业价值判断的“锚”。希望能够看到“医药女神”重新调整思路,再次归来。

  文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郭慧萍

  编辑 |吴海珊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提供或赖以作为投资、会计、法律或税务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