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舟股份重新站上1元 业务调整压力尚存
公司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0-05-17 21:58

原标题:梦舟股份重新站上1元 业务调整压力尚存

  在4月22日~24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后,梦舟股份(600255)打出了“回购+增持”组合拳,以解燃眉之急。

  4月28日,梦舟股份在连续两天涨停后,股价重回1元上方,报收1.03元/股,暂时解除“面值退市”风险。

  近忧或解,远虑仍在。对于梦舟股份来说,股价下跌并不是唯一的难题。在2018年巨亏之后,公司对2019年业绩做出了“续亏”的预计,可能面临退市风险警示。

  在大规模并购垒起的高商誉及标的公司业绩下滑影响下,梦舟股份“影视+铜加工”并驾齐驱的业务结构遭遇挑战,形成了商誉减值、业绩补偿、业务清理等一系列遗留问题待解。

  痛定思痛,2018年底以来,梦舟股份重新审视未来发展战略,收缩、处置缺乏前景的资产,推进业务调整和结构升级,力求提升公司盈利能力。梦舟股份董事会秘书张龙向记者表示,“公司业务结构调整的决心绝不动摇。目前影视文化产业处置已经接近尾声,铜加工产业订单充沛,业务饱满,转型成效已经初步显现。”

  股价重回1元上方

  4月22日~24日,梦舟股份分别报收0.98元/股、0.93元/股、0.85元/股,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拉响“面值退市”警报。

  根据相关规则,若连续20个交易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梦舟股份将被终止上市。

  面对每况愈下的股价走势,梦舟股份火速推出“回购股份+控股股东增持”计划,以维护公司价值及股东权益。4月27-28日,梦舟股份收获两个涨停板,股价重回1元上方,暂时解除“面值退市”风险。

  4月28日,梦舟股份因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涨幅偏离值累计达20%登上龙虎榜。数据显示,买入及卖出前五大席位均为游资席位,其中买入前5席位合计买入金额为2820.88万元,卖出前5席位合计卖出金额为1115.13万元。

  回购方案显示,公司拟回购股份总金额区间为5000万元-1亿元,回购价格为不超过1.14元/股,按最高价测算,预计回购股份数量在4386万股-8772万股之间,占总股本的2.48%-4.96%。公司表示,本次回购的全部股份将用于对外转让或出售。

  根据方案,回购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存在资金未能到位导致回购方案无法实施的风险。根据梦舟股份半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货币资金为6.32亿元,其中5.16亿元处于受限状态;2019年三季度末,货币资金进一步下降为5.88亿元。“目前公司资金运行正常,公司可以通过自有资金或融资形式取得资金用于回购,在资金筹措方面没有困难。”张龙向记者表示。

  与回购方案同步推出的,还有控股股东船山文化的增持计划。据悉,船山文化及关联企业、一致行动人拟在未来6个月内增持不少于5000万股公司股份。记者关注到,本次增持未设定价格上限,且对股东履约附加了违约条件,若船山文化未如约完成增持承诺,将向上市公司实施1000万元现金赔付。

  需要关注的是,控股股东船山文化及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11.62%,其中11.58%已被质押,占持股数量的99.68%。与此同时,船山文化及实控人李非列、李瑞金曾因增持承诺“爽约”而收到监管部门的“罚单”。

  或将连续两年亏损被*ST

  股价重新站上1元关口,或许只是梦舟股份打败的第一只“拦路虎”。

  早在1月22日,梦舟股份发出了年度业绩预亏的公告,预计2019年度归母净利润将为-10亿元至-13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9亿元至-12亿元。

  继2018年亏损12亿后,公司或将再次陷入亏损泥潭,并将可能因持续两年亏损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记者关注到,梦舟股份亏损原因主要来自于资产减值,尤其是商誉减值。

  梦舟股份原名鑫科材料,于2000年登陆资本市场,主营铜基带材、线材、电线电缆等铜加工业务。2014年开始,公司通过收购资产进军影视文化产业,形成“铜加工+影视文化”双主业结构。

  2015年、2017年,公司分别以9.3亿元、8.75 亿元完成对西安梦舟100%股权、梦幻工厂70%股权的收购,由此形成了6.3亿元、8.2亿元(合计14.56亿元)商誉。在影视业深度调整的大背景下,公司影视板块业绩出现下滑,严重拖累整体盈利水平。

  2018年,西安梦舟亏损高达4.77亿元,上市公司转销收购西安梦舟形成的全部商誉6.3亿元;梦幻工厂虽盈利8134万元,但仅完成当年1.3亿元业绩承诺的62.57%,被计提2.7亿商誉减值准备。至此,梦舟股份14.56亿元商誉已减至5.5亿元。

  2019年度,梦幻工厂业绩承诺值为1.69亿元。据测算,目前梦幻工厂已确认无法完成业绩承诺,且现金流及经营利润持续恶化,将被继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具体金额尚待评估。

  业内人士表示,客观合理的商誉减值不失为一种风险的释放,轻装上阵更有利于聚焦主业,实现长远发展。

  除商誉减值外,上市公司还对并购及股权转让中预计无法收回的应收款计提了坏账准备及信用损失,扣减当期利润。

  2018年,梦舟股份将西安梦舟主要经营性资产以1.96亿元的资产转让给嘉兴梦舟,后将嘉兴梦舟100%股权以3835.09万元转让给大昀投资,实现了西安梦舟主要资产的剥离;而在股权转让的过程中,嘉兴梦舟及大昀投资对上市公司负有近2.7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及分红款给付义务,目前尚有2.6亿元未收回。

  对于上述款项,公司已于2018年度计提相关坏账准备1.16亿元;2019年度,因款项仍未收回或将继续计提信用减值损失。

  与此同时,按照收购协议,因梦幻工厂原股东关涛、徐亚楠未完成业绩承诺却拒绝支付4865.99万元的2018年度业绩补偿款,上市公司已提起诉讼,并将在2019年度对上述款项计提减值准备。

  摆脱并购“阵痛”寻求转型

  并购之殇下,梦舟股份开始重新审视发展战略,及时对业务结构进行调整,探寻可持续发展之路。

  “此前的无序投入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幸好公司在传统铜加工产业积累了深厚的底子,扛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张龙告诉记者。

  2018年11月以来,公司在维持铜加工和影视文化双主业不变的同时,收缩影视文化板块,加速清理不能带来盈利的制作单位,杜绝无序投资。

  考虑到西安梦舟主要资产已转让给大昀投资且核心经营团队已全部退出经营,目前公司除梦幻工厂外不再继续开展影视业务。与此同时,对西安梦舟旗下梦舟影视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和霍尔果斯梦舟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予以清算注销。

  对于传统铜加工业务,梦舟股份着力进行产品升级和结构调整,削减低产出产品产能规模、提升高附加值产品销量占比。

  在处置资产方面,公司已对亏损子公司芜湖鑫晟电工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晟电工”)实施停产,并对相关资产进行处置。据悉,鑫晟电工主要生产铜杆产品,附加值低且盈利能力差,再加上近年来下游行业不景气,客户偿债能力减弱,导致连年亏损。2017-2018年,鑫晟电工净利润分别为-3101.5万元、-1亿元。

  在加码优势产能方面,2019年12月,下属子公司安徽鑫科铜业有限公司(下称“鑫科铜业”)进行增资扩股,广西崇左市城市工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广西扶绥同正投融资集团有限公司等作为战略投资者,分别出资1.5亿元认缴注册资本,成为公司持股10%股东。与此同时,鑫科铜业在广西中国-东盟青年产业园设立项目公司,从事精密电子铜带研发和生产,增强行业竞争力。

  另外,2020年2月,梦舟股份拟投资1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安徽鑫科高导材料有限公司,抢占高性能复杂合金带材生产领域市场,为未来发展积蓄力量。

  公司表示,截至目前,资金面与铜加工板块生产经营正常,对影视文化板块的清理已经接近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