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连续调整多日 多家银行大量赎回委外和打新基金
时间: 2017-04-30 20:23:38 来源:citicfunds.com
   

  中信证券测算,2016年末银行广义委外投资(含通道业务)规模约为19.3万亿元,其中银行自营委外和理财委外规模分别为14.9万亿元和4.5万亿元,委外理财占表外理财规模的比重约20.3%。

  而申万宏源的测算更为保守,银行委外总规模在11.8万亿元左右,其中投向债券市场的为5.8万亿,且大部分是通过基金专户形式投资,规模达2.3万亿元,其次为券商定向和保险资管,分别为1万亿元左右。兴业证券仅考虑主动管理的银行委外,测算的规模更小,约9.36万亿元,且各类资管产品之间还可能存在嵌套,不可避免会出现重复计算。

  海通证券则从不同角度测算了委外规模:按资管产品看,基金专户委外1.6-1.8万亿元、公募基金在1-1.5万亿元、券商资管1.2-1.3万亿元、基金子公司和私募基金等不到1万亿;从银行角度看,表内基金投资规模或在9000亿元左右,其中大部分为债券和货币基金,理财委外规模在3-4万亿元左右。

  所谓委外业务,也被称为委托投资业务,是指委托人将资金委托给外部机构管理人,由外部机构管理人按照约定的范围进行主动管理的投资业务模式。

  天风证券分析师孙彬彬分析,广义委外投资业务自2015年开始进入高速期,其中最核心的大背景是非标类融资受到监管约束、伴随融资利率下行金融机构面临资产荒的格局,金融机构在资产端寻求机会时,将重点从实体部门债权资产转向了金融资产。

  巨额赎回?

  财新记者此前报道,债市连续调整多日,股市也不如人意,多家银行从市场上大量赎回委外和打新基金是诱因之一,银监会密集出台文件对银行理财和同业业务针对性监管则是导火线,多家银行是赎回大户。

  不过,中国工商银行4月26日表示,没有大规模委外赎回,并称该行在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展中坚持“自主投资为主、委托投资为辅”的原则,通过适量委托投资合作丰富策略组合构建、细分策略投资,委托投资运作始终保持正常、稳定。

  北京一家基金公司的机构业务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前期委外基金规模增长,主要增加的是银行借道公募定制的通道类产品,目的是为了避税。据他介绍,受监管新规影响,目前赎回较多的是银行资管部的委外产品,“因为资产错配很严重,需要补充流动性。”

  “从我们公司的情况看,银行金融市场部基本没有赎回;还有极个别行的同业部有赎回,但量都很小。”他说。

  据申万宏源走访了解,部分银行目前的确出现了赎回,有的是因为此前明显违规的操作,有的是对此前业绩差的委外做了赎回且进行了正常的存量调整,并称“银行资管的人都在忙着自查,对新增委外基本停了。”

  基金公司很受伤

  中信证券分析称,资产端强化委外业务合规性,对委外业务现有模式影响不大;但在负债端,作为委外业务主要资金来源的表外理财、表内同业融资,受影响较大,对委外规模限制明显;此外,固收类委外集中赎回规模有限,短期对债券市场的流动性冲击可控。

  对基金公司来说,管理规模会受到不小冲击。前述机构业务负责人表示,“监管层要求去通道,很多银行通过基金公司这个通道持有的债券,也会慢慢通过基金公司卖掉。如果穿透管理的话,银行持有的债券肯定是超标的。以后通道类的业务肯定是慢慢退出市场,公募基金还是要朝主动管理转型。”

  此外,提前赎回也会让管理费收入减少。“银行要赎回几百亿元的资金,我们一般会和他们沟通,留5000万元左右不赎回,就是为了避免清盘。因为连续60个工作日出现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基金合同就要终止,清盘会对管理费有影响,管理费收的是持有基金期间的管理费。”另一家基金公司的中层对财新记者表示。

  此前也有市场消息称,不少提前赎回委外基金的银行向基金公司要收益补偿,但这一说法得到了多位公募基金人士的否认。“我相信大多数基金公司都不会答应。银行自己要提前赎回,不仅打乱了基金公司的投资节奏,还让市场流动性紧张,银行居然还想要收益补偿,我们肯定不会答应。但也不排除一些小基金公司为了维护银行关系象征性地给一点。”北京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的内部人士称。

  后市如何?

  证监会机构部今年3月17日下发的《机构监管通报》,是一份带有窗口指导性质的文件,通报中要求“单一投资者持有基金份额比例超过20%需要定期报告披露”,还明确单一投资者持有基金份额比例达到或者超过50%的基金,应当封闭运作或定期开放运作,并采取发起式基金形式。

  “大机构随便一买就会突破这个比例,机构定制委外的规模以后肯定会下来,公募基金会面临很大的规模收缩的压力。”前述基金公司内部人士说。

  财新记者查阅公募基金一季报发现,单一投资者持有基金份额比例超过20%的不在少数,且以债券基金居多:如某机构持有“中银悦享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份额达到99.999%;某机构持有“鑫元合丰纯债债券”份额达到98.89%。

  孙彬彬认为,近期监管的文件中大部分要求的影响仍主要看执行层面的影响,如果按照最悲观的解读,可能会对整个委外业务、同业业务造成巨大冲击,但是实际执行力度如何,仍然需要观察。

  “虽然目前已经发布的监管文件众多,文件之间的内容也有较多交叉和重复,整体来看, 都是对以往监管的重申,且是偏框架性的内容,缺乏具体的执行细则以量化指标,也没有明确违规问题如何整改以多久达标,只是在摸底检查阶段,市场已经血雨腥风。”申万宏源分析师孟祥娟在研报中表示,监管的高压对市场情绪影响非常大,因为看不清未来要如何监管,反而更加悲观。


上一篇:林明祯举行《#Me》发片记者会 偶像剧王子到场助
下一篇:新业态助银川总部经济崛起 政策吸引 产业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