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多政策意外反转, 特朗普U型大掉头的背后
时间: 2017-04-20 18:58:51 来源:citicfunds.com
   

诸多政策意外反转, 特朗普U型大掉头的背后

特朗普和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左)举行新闻发布会

赵灵敏

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3个月以来,在外交方面最出人意料的变化是:美俄关系没有如预料般进入蜜月期,中美关系也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显著恶化。

多项政策意外反转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与普京互表欣赏,俄罗斯捧特朗普压希拉里更是公开的秘密,奥巴马离任前驱逐俄外交官,俄罗斯并没有进行报复,似乎是在等待特朗普上任后收复失地。特朗普提名和俄罗斯关系密切的埃克森美孚CEO蒂勒森为国务卿,还形容北约组织“过气”,更令很多人特别是俄罗斯期待美俄关系可能有革命性突破,甚至出现美国联俄制华的局面。然而现实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为在“通俄”问题上撒了谎,就任24天后就被迫辞职。4月4日叙利亚发生化学武器袭击事件后,美国官员批评俄罗斯在促使巴沙尔销毁化武方面“无能”和“不力”,特朗普命令停泊在地中海的美国军舰向叙利亚政府地盘发射了59枚巡航导弹,美俄关系急转直下。日前,美国还不顾俄罗斯反对同意接纳黑山成为北约新成员。目前,按照特朗普的说法,他“不了解”普京,美俄关系目前已“陷入谷底”。普京也承认,俄美两国的互信“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恶化了”。

反观中美关系。在2016年竞选总统期间,特朗普曾对中国的贸易保护政策诸多抨击,扬言上任后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中国货物课征45%高关税。就任之后一直到2月下旬,特朗普还指控中国是汇率操纵的“总冠军”。但进入4月以来,两国元首在特朗普的私人豪华庄园马阿拉戈举行了密友般的峰会,特朗普对中国领导人赞不绝口,声称双方已经建立了很好的关系。在汇率问题上也一改先前的立场,明言美国财政部新外汇政策报告不会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

特朗普的转变还不止于此。今年1月特朗普还批评北约无力预防恐怖袭击,且成立年代过于久远,最近在见了北约秘书长后,却突然改口称“它不再过时了”。去年竞选时特朗普多次指责美联储主席耶伦为了在政治上帮助奥巴马而压低利率,日前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却表示不反对耶伦连任,“我喜欢耶伦,也尊重她,而且我确实喜欢低利率政策。”特朗普还一改反对进出口银行的主张,认为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帮助美国中小企业拿到了补贴。

U型大掉头的背后

特朗普在短期里多项政策的急剧转弯,被CNN称为“特朗普令人震惊的U型大掉头”,至于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选举中看到的风景和从白宫看到的风景是不同的。”不过,没有哪位总统在当选后能百分百践行选举时的诺言,这句话事实上适用于所有前总统,特朗普大转变的真正原因,自然要复杂得多。

首先,并不危言耸听的是,要不要在一定程度上向建制派屈服,是关乎特朗普能不能在总统位置上坐稳的大问题。特朗普虽然名义上属于共和党,但他的竞选之路大部分时间是在向两党左右开弓,特朗普最后的胜利,因此被认为是打败了民主共和两党。然而,竞选可以任性,治国却是个系统工程。特朗普上任之初,其实是打算按竞选时的方向来治国的,但很快被证明此路不通。最典型的就是两次出台的“禁穆令”都中途夭折,出不了白宫。

2017年1月27日,在上任仅仅一个星期后,特朗普就签署了第一个“禁穆令”,禁止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苏丹、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等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美国,这是符合他竞选时的排外主张的。但禁令一出,美国多地爆发抗议示威,有好几个法官以违反宪法的名义裁定暂停这一禁令。3月份,特朗普又签署了改进版的第二次“禁穆令”,但同样在生效前被几个州的法官叫停。

这次受挫虽然让特朗普丢了面子,但还算客气,“通俄门”的爆发则直接将特朗普置于可能被弹劾的险境。先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为在竞选阶段是否和俄罗斯官方有所联系的问题上撒了谎,就任24天后就被迫辞职。而从3月20日开始,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展开了对特朗普团队“通俄门”的调查听证会。联邦调查局长柯米证实,该局于2016年7月已经启动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互动的调查案。这个调查的结果,对特朗普可以说是可大可小,搞不好会成为另一个“水门事件”。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再不顾建制派的反对和俄罗斯亲密勾搭,就等于是在给反对他的人提供弹药。

因此,在不到一百天的时间里生生把特朗普掰过来,美国的体制是其中的关键。这也是美国的可贵和厉害之处:一个人当选了总统,其他人不是凑上去拼命巴结得好处,而是摆明不认可你,并通过合法的方式起到了纠偏和矫正的作用。

其次,中俄两国的资源和策略也发挥了不同的作用。中国是经济大国,中美之间有广泛的经济联系,特朗普要重振美国经济,中国是绕不开的。而且中国找到特朗普女婿库什纳这个关键人物,局面一下子就打开了。而美俄双边贸易额只有300多亿美元,对拉动美国就业、促进美国出口的效应微不足道;在一系列国际问题上,双方的立场也严重对立。而因为此前特朗普和俄罗斯勾搭得太明显了,在“通俄门”的背景下,这反而成了特朗普亲近俄罗斯的最大障碍。为了证明自己和俄罗斯没什么特殊关系,也没有被对方抓住“黑材料”,特朗普只能疏远俄罗斯。在这当口,叙利亚再次发生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等于给特朗普来硬的提供了最佳口实。

第三,特朗普有明显的剧场化人格特征,喜欢听到赞颂和肯定。此前他一再在建制派那里碰壁,下达攻击叙利亚政府军的命令后,在美国国内和盟友中间引发了一片叫好之声,人们纷纷称赞特朗普开始像个总统了。特朗普想必很享受这种感觉,他已经发现,顺着建制派的意思走好处多多,逆势行事则寸步难行。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有可能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把竞选时的政治信条“美国优先”变成了“美国无处不在”。当然,特朗普的总统生涯才刚刚开始,他的立场又经常飘忽不定,关于后续的进展,大家可以拭目以待。(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诸多政策意外反转, 特朗普U型大掉头的背后


上一篇:2017年首季GDP“开门红”,中国经济将进入新周期?
下一篇:强势美元逻辑“生变”, 特朗普喊话效力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