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式”魔鬼就在身边
时间: 2017-10-23 11:50:53 来源:citicfunds.com
   

帕多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凭借杀伤力武器,制造了一起大惨案;凭借现代媒介的广泛传播,在世界范围内,制造了一场大动静。

郑也夫《文明是副产品》中说:武器的发明,意外导致了一夫一妻婚姻制度的产生。因为掌握了武器就意味着,部落里的弱者终于有了打破强者性垄断的机会,一夫一妻制度得到了保护。

文明也有副产品。我在《假肢社会》中说:车船飞机,是腿的假肢;枪炮导弹,是拳头的假肢;手机电脑,是眼耳脑的假肢。现代文明人,都是佩戴了假肢的残疾人;现代文明社会,是由假肢人组成的假肢社会。假肢人很强大,也很脆弱;假肢社会很文明,也很野蛮。人类在“非人化”的路上越走越远,末日渐走渐近。

以帕多克为例,现代文明制造的杀伤性武器,放大了他的杀伤力,他像放焰火一样,轻松地杀死杀伤了这么多人。

现代传媒,又迅速放大了他的恐怖效应。更可怕的是,同时也放大了他的示范效应。

比如,帕多克制造的这起惨案,就有南加州枪击案的枪手夫妇的影子。2015年12月2日,男枪手赛义德·法鲁克和他的妻子塔什芬·马利克在美国南加州圣贝纳迪诺市一个残障康复中心内向在这里举行圣诞集会的人群发射了70多发子弹,造成14人死亡、21人受伤。恐怖主义威胁发展成为更加难以预防的“独狼式”行动。

雨果说:愚笨的傻子也有真知灼见,卑贱的眸子也有上苍般闪光,时而温柔,时而凶狠。

朱莉娅·克里斯蒂瓦《恐怖的权力——论卑贱》:在卑贱中,有一种强烈而又隐隐的反抗,它是生灵籍以对付威胁物的反抗。死亡就这样在我们当今世界中管理着家政。在某个遗忘的时刻,崇高的心灵也会落入耍尽淫威的海蟹之爪,落入性格绵软的章鱼之手,落入本性卑鄙的鲨鱼之口,落入不讲道德的巨蟒之腹,落入惯用语那魔鬼般的蜗牛之壳。

有背景的恐怖主义毕竟属于少数,因病而制造恐怖活动的潜在群体无法估算,防不胜防。最大限度地减少悲剧,应多从普通社会人的“病”的角度,分析其产生的原因,探索防范的路径。

“独狼式”魔鬼就在身边,防不胜防,没有安全感的日子,是现代人最大的悲哀。

枪击惨案与苛政猛于枪

凌晨醒来,读新闻,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已造成至少58人死亡,515人受伤。

无论是史蒂芬·帕多克个人的变态泄愤,还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操纵的恐怖事件,这都是一场令人震惊的屠杀,一场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的屠杀。

每次枪击案,都会引爆“持枪权”的争论。特朗普竞选时坚定地拥护“持枪权”,面对这场惨痛的枪击案,特朗普该如何解释和应对?

如果有渠道能够与特朗普过话的,请给他提供中国汉代的论据:

《汉书》卷六十四记载,丞相公孙弘奏言:民不得挟弓弩。十贼彍弩,百吏不敢前。臣愚以为禁民毋得挟弓弩。

寿王反对:武器是禁暴讨邪的工具,其本身并没有善恶。社会混乱的首因是政治而非器具。秦朝没弄明白这个道理,“任刑戮,堕名城,杀豪桀,销甲兵,折锋刃”,结果呢?百姓拿着锄头和棍子起来造反,暴秦二世而亡。孔子曰:“吾何执,执射乎?”大射之礼,自天子降及庶人,三代之道也。禁止武器的法令,对邪人没有效果,对良民则是剥夺了其自卫的手段,是擅贼威而夺民救也。

元代中国,水井旁,每到做饭时分,有一道奇特的景观,大姑娘、小媳妇排着队洗菜、切菜。为什么呢?元代统治者对民间武器的管制,达到变态地步,连菜刀都被管制了。以二十户为一甲,共用一把菜刀,这一甲的领导,负责保管。甲长一般把菜刀用链子锁在水井边的箱子里,做饭的时候拿钥匙去开箱子取出来。结果怎样呢?仅仅97年,元朝就灭亡了。

“让人民拿起武器吧”

捍卫自由的权利,不能赤手空拳。托马斯·杰弗逊说:“如果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们不被时时警告说,他们的人民拥有抵抗的精神和武器,什么国家能让自由保持下去?让人民拿起武器吧。”

美国《权利法案》的第二条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

如果民众手里有枪,如果对私闯民宅者杀无罪,那么,抄家和强拆也就不可能发生了。

是的,民众持枪容易导致枪击伤害案,但这种伤害,远远低于暴政造成的伤亡。

亚·尼·雅科夫列夫的《一杯苦酒——俄罗斯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和改革运动》中写道:“仅仅这个世纪(20世纪),俄罗斯由于战争、饥饿和镇压就死亡了6000多万人。”

希特勒当政之前,德国人是可以自由持枪的。希特勒当政之后,先进行枪支登记,之后,宣布禁枪。反犹太人的风刮起来时,犹太人手里已无枪,所以,600万犹太人,像羔羊一样被宰了。纳粹挑起的二战,死了6000多万人。

《礼记·檀弓下》: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壹似重有忧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夫子曰:“何为不去也?”曰:“无苛政。”夫子曰:“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

好一个苛政猛于虎!同样道理:苛政也猛于枪。

微信文章《拉斯维加斯之后,一切都不会改变》,说得对。政府无力改变。

布罗代尔说:短时段对应的是事件,中时段对应的是局势,只有长时段现象才构成历史的深层结构,起着决定性和根本的作用。

拉斯维加斯枪击案虽然惨烈,但在民主自由的文明进程中,它仅仅是个短时段内发生的事件,不会对美国的文化心态和社会结构产生大的影响。


上一篇:身陷“电池鼓包门” 苹果会是下一个三星吗
下一篇:降煤价杀手锏:中长期合同升级版要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