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1家私募“人去楼空”
新闻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1-02-19 18:54

截至2020年底,私募基金管理规模高达15.97万亿元。近年来,私募发展速度和庞大的市场吸引了不少券业和公募大佬“奔私”。

前“公募一哥”王亚伟,便是极具代表性的一位。2012年5月,他出人意料的从华夏基金离职,并于同年9月,成立了千合资本,不过相比此前的“高光时刻”,转投私募后黯然失色;

还有被券业冠以“并购女皇”称号、华泰联合前掌舵人刘晓丹,2019年从“一手带大”的华泰联合离职后成立了一家私募基金;

原国信证券(12.040, -0.16, -1.31%)投行部总裁、逾20年券业从业经验的胡华勇于2019年加盟一家私募,担任总经理……

这些“奔私”的业内大佬中,有人在新的领域依然风生水起,但有些却成了行业负面典型。

近日,中国证监会深圳证监局发布一批私募“黑名单”。一家名叫“深圳金涌泉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涌泉投资”)的私募引起独角金融(微信号:uni-fin)注意,该机构正是阔别资本市场许久的券业大佬胡关金旗下私募,曾投资过不少知名项目。

从券业大佬,到涉债市反腐案被刑拘,再到如今旗下私募被协会“拉黑”强制注销,胡关金的风雨数十载走错了哪一步?

1、叱咤券商江湖

胡关金,浙江人,1955年12月出生,1989年放弃杭州大学金融学副教授的安稳工作,选择南下深圳。

1996年~2010年,胡关金先后在三家券商——国信证券(002736.SZ)、华西证券(9.690, 0.05, 0.52%)(002926.SZ)、银河证券(751373.SH),担任总裁。

其中,在国信证券任职时间最长。胡关金任职期间(1996年~2004年),本就属于头部券商的国信证券得到不错的发展,投行业务尤甚。

《经济观察报》早年一篇文章中提到,因为国信证券的性质及一些原因,胡关金的权利后期受到约束。2004年前后,胡关金萌生退意,刚好又遇到了彼时的西南首富、“朝华系”实控人张良宾。而张良宾当时通过旗下公司控制华西证券近50%股权,成为实控人。

2004年5月,胡关金挥别国信证券,率领一些老部下(“债市女王”孙明霞为其中之一)前往华西证券,出任总裁,试图再次大展拳脚。还立下目标,预计用3-5年时间将其塑造为头部券商,重点打造投行业务,力争做成金融控股公司,早日上市。

在其带领下,华西证券投行业务短短一年时间得到快速发展。但胡和华西证券的磨合并不顺利,新老领导班子之间的管理思路也不太统一。再加之张良宾后来出事,华西证券也受到牵连,承销保荐业务、自营业务等被监管叫停,这无论对华西证券还是胡关金打击颇大。

当年跟随胡关金加入华西证券的老部下也陆续离职,胡关金也最终于2008年告别华西证券。

2009年9月,胡关金被聘为银河证券总裁。2010年初,在对老牌券商银河证券推行改革不足百日后,胡关金便请辞总裁,从上任到辞职,不过4个月而已。

有关胡关金请辞银河证券的消息,当年在业界引起不小的轰动。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一位从银河证券投行部离职的员工表示,当初觉得胡关金到银河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该人士说,银河内部比机关还要机关,内部派系林立,利益层面相当多,关系复杂。如没有股东的强力支持,很难做成事情,可胡关金偏偏是一个想做事的人,碰壁自然是早晚的事情。

辞去银河证券总裁后,据当年多家媒体的说法,胡关金有大半年时间赋闲在家,期间曾有券商向他抛去橄榄枝,但他都婉拒,最终选择离开已沉浮10余年的券商行业。

短暂的休整后,胡关金再次重出江湖,投身PE浪潮。

2、昔日券业大佬的资本印记

2010年年中,胡关金“下海”进军私募。

金涌泉投资成立于2010年05月13日,注册资本为500万元人民币。胡关金认缴金额300万元,胡竹苑认缴200万元。

据天眼查信息,胡关金任职企业共26家,担任法人的企业共有11家,除了金涌泉投资外,还有深圳金百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金百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等。

通过这些公司,胡关金参与了大批上市公司的股权投资和定向增发等融资。

天眼查显示,金涌泉投资曾于2010年参与众泰汽车的定增,参与森禾集团的战略融资;2011年参与中搜网络Pre-B轮融资;2012年参与金石资源(26.690, -0.76, -2.77%)的5000万C轮融资,金石资源于2017年登陆A股;2016年参与国轩高科(37.510, 0.61, 1.65%)融资;2018年参与凯宇信息的股权融资。

从所属行业来看,胡关金的投资兴趣广泛。

2014年9月10日,停牌多日的东源电器复牌,并宣布重大资产重组计划——新能源汽车电池产销商国轩高科(002074.sz)预借壳东源电器上市。

国轩高科的股东中藏龙卧虎,其中,金涌泉投资持有8.23%股权,为国轩高科第四大股东,胡关金还作为金涌泉投资的代表派驻至国轩高科。自从离开券业后,这是胡关金首次公开走向台前。

据《每日经济新闻》估算,胡关金掌舵的金涌泉投资,在国轩高科股权的投资上,4年时间净赚已超过2倍。

然而刚在资本市场浮出水面,胡关金又陷入反腐案。

2014年11月1日,胡关金因牵涉债市反腐窝案,被相关方面实施刑事拘留,强制接受调查。

2013年,债市掀起一波核查风暴,期间多家券商和从业者被卷入,比如宏源、国信、海通等,胡关金一手栽培的“债市一姐”孙明霞也是其中之一,且比胡出事更早。

胡关金在2015年底取保候审,从此越发低调,近年来已经基本从资本市场销声匿迹。

直到一则上市公司的减持公告,胡关金又悄然现身。

金石资源(603505.sh)2018年6月12日发布《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至5%以下的提示性公告》,金涌泉投资拟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24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

3、1271家私募“消失”

深圳证监局最新发布的通报中,共公布包括金涌泉投资在内的75家问题私募。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简称“协会”)公开消息,截至2020 年12 月末,共有存续私募基金管理人2.46万家,存续私募基金9.69万只,存续基金规模15.97万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