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美元在望!原油势如破竹连涨六周 拜登无牌可
新闻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2年02月13日

K图 CL00Y_0

K图 B00Y_0

  新年伊始,国际油价重新回到2014年以来高位,寒冷天气和地缘政治因素再次成为能源市场推手,供应端的担忧暂时压过了疫情及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对于美国总统拜登而言,能源价格可能成为中期选举的“胜负手”,如何打压油价成为摆在民主党面前的重大课题。

  原油经纪商PVM Oil Associates高级市场分析师瓦尔加(Tamas Varga)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油价而言,近期的主要影响因素包括乌克兰问题、中东局势以及高通胀压力下各国央行流动性收紧政策预期。涨价驱动因素占据优势,因为疫情对能源需求的冲击有限,而俄乌危机和OPEC+闲置产能偏低令此前的供需形势预期有所好转,而拜登手中打压油价的牌似乎所剩无几。

  疫情影响有限供需预期好转

  上周布伦特原油主力合约突破了每桶90美元的关键关口。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在最新预测中指出,布伦特原油将在第三季度达到每桶100美元,理由是需求复苏和OPEC+供应短缺。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这种观点似乎正在成为市场主流共识,重返三位数油价时代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在供应端,年初多个产油国出现了“突发事件”:哈萨克斯坦国内形势升级,重要能源产区遭波及;利比亚因管道维护和油田关闭等原因“限产”60万桶/日;欧佩克第三大产油国阿联酋遭遇也门胡塞武装的袭击,地区形势不再宁静。

  与此同时,产油国组织OPEC+内部多国遭遇产能瓶颈,无法完成配额要求。世界银行对欧佩克是否有能力充分提高供应表达了担忧,“鉴于能源转型期间企业不愿投资石油,以及页岩油气田的地质、中游和服务能力逐渐枯竭,油价可能会不断上涨。”报告提及。

  相比之下,需求端旺盛是市场信心的重要来源。欧佩克最新月度报告将2022年石油需求增长预测保持在每天420万桶不变,预计全球总消费量为每天1.008亿桶,创疫情以来新高。瓦尔加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道,多头的热情很大程度上与能源消费预期有关。比如美国炼厂1月以来产能一度触及2240万桶/日,为有史以来的次高水平,显示出奥密克戎毒株并未影响美国的燃料需求。即使在疫情严峻的欧洲,不少国家开始将其视为一种地区性流行病,这意味着各国正在尝试与新冠病毒共存,而不是实施零星封锁。

  瓦尔加认为,目前的油价下OPEC+肯定不会去改变现状,本周该组织很可能将坚持其最初的协议,在3月份将日产量再增加40万桶。所有这些因素都造成了近期供应紧张的背景。可以看到,布伦特原油合约间贴水今年以来有所扩大,显示短期能源供需形势趋紧,而预期中的美联储加息以及下半年可能出现的库存上升暂时没有对市场造成明显影响。

  地缘风险推高能源溢价

  过去一周,全球的焦点都转向了东欧地区。美国、俄罗斯、欧盟、北约四方在乌克兰问题上剑拔弩张一度引发全球资本市场动荡,新一轮能源危机风险正在上升。

  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明争暗斗仍在持续。上月26日在巴黎举行的“诺曼底模式”四方会谈暂时缓和了紧张气氛,但并未完全解决各方重大关切。瓦尔加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乌克兰问题使得能源成为关键风险点。目前“北溪2号”管道尚未获得德国当局的监管批准,低库存下欧洲天然气价格剧烈波动加剧了各国复苏的风险,可能会推高原油作为替代品的需求,最终的战争和由此产生的制裁将导致类似于俄罗斯和欧洲经济地震的严重后果。

  伊朗原油何时入场也在影响油价预期。上周第八轮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相关方谈判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暂时休会。俄罗斯常驻维也纳国际组织代表、伊核协议谈判俄罗斯代表团负责人米哈伊尔乌里扬诺夫表示, 如果伊核协议将于2月恢复,那么有关解除对伊朗石油制裁的问题将在4月前解决。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上月24日表示,美国已准备好与伊朗就两国重返伊核协议等问题展开“直接对话”,但他并未给出具体时间表。结合此前媒体报道,尽管各方在本轮谈判中取得了一些共识,美国和伊朗仍在不少方面存在重大分歧,谈判能否打破僵局尚待观察。与此同时,也门胡塞武装对阿联酋的袭击也给未来谈判形势带来不确定性。摩根大通预计,如果美国最终决定取消制裁,伊朗可能在增加140万桶/日的额外产能。随着油价持续走高,伊朗原油重回市场可能会提供解决方案。

  进退两难拜登无牌可打?

  能源价格正在推高物价压力,这已经引发了民众对美国政府的不满情绪。美国通胀率正处于40年来的最高水平,12月消费者支出物价指数(PCE)同比增长5.8%。达拉斯联储去年11月发布的一篇文章指出,100美元的石油将使一年期家庭通胀预期上升1.2个百分点。

  高油价意味着能源驱动的通胀将继续。根据油价统计软件GasBuddy的统计,目前美国汽油平均价格稳步攀升至3.30美元/加仑上方,较去年同期上涨近1美元。近期成品油反季节上涨令对价格敏感的美国人感到不安。

  面对压力,美国尝试了多种方案打压油价。拜登政府试图通过与其他国家协调战略储备投放,近三个月来美国能源部两次释放了近4000万桶原油,但这与全球目前每日近1亿桶消费量相比显得杯水车薪。白宫对OPEC+额外增产的施压也没有起到实质性效果,沙特领衔的产油国组织依旧我行我素。相比之下,施压国内油气生产商生产和禁止美国原油出口的潜在选项,考虑到拜登环保政策及实际影响推行概率较小。

  瓦尔加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油价变得具有吸引力,美国本土大规模增产可能性不大。他指出,大多数美国勘探企业仍将资本纪律作为首要任务,专注于最小化再投资和最大化自由现金流。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收益普遍将用于修补资产负债表,并通过回购、特别股息等方式回流给股东。

  瓦尔加认为,相较于俄罗斯,伊朗原油回归对于平衡市场供应的影响更明显。不过华盛顿现在进退两难,放松对伊朗的制裁有可能在关键的中期选举之前失去对伊强硬派群体的支持率。因此,拜登的工具箱几乎就是空的。如果地缘政治风险无法缓解,到美国传统夏季消费热潮来临时,汽油价格可能会达到甚至超过每加仑4美元,对民主党中期选举选情和拜登连任都将产生不利影响。虽然现在说这个还为时尚早,但对于支持率持续走低的美国总统拜登而言显然不容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