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事关医药销售经理的内幕交易案遭曝光 为何
新闻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3年01月12日

又一起与医药上市公司有关的内幕交易案处罚发布。

上交所上市公司美诺华曾与美国默沙东洽谈战略合作,期间美诺华销售经理张启模接触到内幕消息,卖房交易美诺华股票,账户实际盈利22.6万。福建证监局认为其构成内幕交易,最终被罚没72.6万元。

医药行业上市公司屡屡陷入内幕交易的漩涡,比较典型的是2000亿市值“药茅”恒瑞医药董事长内幕交易。近期,“8天7板”的新华制药因近10个交易日触及三次涨幅异动,而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被要求核查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是否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行为,是否存在涉嫌内幕交易的情形。

证监会历来“零容忍”打击内幕交易等各类证券违法行为。2021年办理内幕交易201起,案件数量连续三年下降。其中,法定信息知情人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约占六成,案发比例仍然较高。

美诺华销售经理涉嫌内幕交易

近日,中国证监会福建证监局发布了一则罚单,美诺华与美国默沙东洽谈一笔重要合作时,美诺华商务部销售一部经理张启模作为内幕消息知情人,在敏感期竟然卖房炒股,最后获利22.6万。

美诺华是宁波市首家专业从事医药产业的上市公司,是专业从事特色原料药(包括中间体)和成品药研发、生产与销售的综合性国际医药科技制造型企业,以CDMO、特色原料药、制剂一体化三大业务为主要发展方向,核心产品覆盖心血管、中枢神经、胃肠消化道、抗病毒等治疗领域。

2019年9月至10月期间,美诺华与美国默沙东高层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同年9月,默沙东子公司英特威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英特威”)和美诺华签订了《保密协议》,美诺华开始参与英特威采购流程谈判。随后的一年时间内,美诺华与默沙东进行了多轮商务谈判,张启模参与其中。

2020年11月20日,美诺华收到默沙东发送的《战略合作协议(模板)》邮件,加紧推进谈判进程,期间张启模审核了该邮件。

在美诺华提供的产品与价格方案被批准后,双方就产品质量要求进行沟通,最终进入合同签署阶段,并最终于2021年4月21日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美诺华在次日股市收盘后发布了上述合作内容的公告。

根据公告,美诺华与默沙东旗下子公司英特威签订十年战略业务合作协议,双方决定在宠物药、兽药、动物保健领域共同建立长期稳定的CDMO伙伴关系,第一批合作品种有9个,默沙东将支付研发费用并提供生产运营的资金支持。

该项目预计可实现收入约占美诺华2021年CDMO收入10%。根据合作协议及市场报价,第一期合作研发总收入达1100万美元,第一期合作年销售收入达1000万美元,其中第一期年销售收入占美诺华2020年度经审计的营业总收入比重为5.4%。

美诺华将本次重要合同订立列为内幕信息,此前未向市场公开。张启模参与了美诺华与默沙东重大合作事项的商务谈判和战略合作协议内部审核流程,是内幕消息知情人。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张启模使用工资和卖房的收入,共买入成交13.73万股美诺华股票,成交金额447.21万元,成交量明显放大,交易异常,最后账户实际共盈利22.60万元。

经复核,福建局认为张启模知悉并利用内幕信息进行内幕交易,对张启模没收违法所得22.60万元,并处以50万元罚款。

医药公司屡陷内幕交易问题

医药行业上市公司屡屡陷入内幕交易的漩涡,比较典型的是2000亿市值“药茅”董事长内幕交易。今年9月19日,中国证券会黑龙江监管局公布了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国产药企“一哥”恒瑞医药被推上风口浪尖。恒瑞医药前董事长、总经理、董事周云曙因内幕交易合作企业股票违法获利约45万元,被黑龙江证监局没收违法所得约45万元,并处以50万元罚款。

今年12月,“8天7板”的新华制药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因股价在最近的8个交易日内收获7个涨停,最近10个交易日触及三次涨幅异动,新华制药收到深交所关注函。深交所要求新华制药结合近期行业发展趋势、行业政策变化等具体情况,说明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具体影响,并进行充分的风险提示。同时核查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是否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行为,是否存在涉嫌内幕交易的情形。

今年7月份,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涉抗病毒药物研制信息内幕交易案。某科创板上市公司2020年开展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的仿制工作,同年2月公告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并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邢某提前获知内幕信息后大举买入,获利86万余元,当年4月就被侦查人员抓获。最终,上海三中院当庭宣判,以内幕交易罪判处邢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前述科创板上市公司就是博瑞医药,在公告的次日,博瑞医药股价开启了直线上升模式,短短三天时间股价暴涨近60%。后经上交所查明,博瑞医药所称“批量生产”实际为药品研发中小试、中试等批次的试验性生产,而非真正的商业化生产。

不久后,博瑞医药因信息披露不清晰、不准确,被上交所科创板监管部予以监管关注的监管措施,公司董秘也被予以通报批评。同一天,物产中大和海南海药均因涉及瑞德西韦生产研发相关信披不够完善,而遭遇交易所的通报批评。

一直以来,证监会对违法行为保持高压态势,“零容忍”打击内幕交易等各类证券违法行为。今年2月份,证监会曾通报了上年案件办理情况,其中内幕交易多发态势趋缓,关键环节问题较为突出。2021年办理内幕交易201起,案件数量连续三年下降。

证监会表示,从案发领域看,涉及并购重组、新股发行、控制权变更等重大资本运作信息的内幕交易案件占64%,涉及业绩公告、商业合作的内幕交易案件也有发生。从案件类型看,避损型内幕交易案件连续发生。如某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在商誉减值公开前抢先卖出所持股票,避免损失4900万元;有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因参与上市公司纾困计划知悉利空信息,在信息公开前高位清仓抛售相关股票,避损金额1900万元。从案发主体看,法定信息知情人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约占六成,案发比例仍然较高,查实某上市公司董事长内幕交易获利1190万元等一批典型案件。

在2022年金融街论坛年会“治理体系与金融稳定”平行论坛上,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林文学表示,对于当前金融市场违法违规行为态势和金融消费投资合法权益保护的要求,金融审判还有很多改革完善的空间。人民法院正着手研究内幕交易和操作市场侵权民事赔偿问题,研究证券法域外适用有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