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宝基金李慧勇:2020年能否继续高收益 很大程度
新闻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0-01-01 14:15

  12月7日,由证券时报主办,华泰证券特别承办的证券时报第二届全国私募实盘大赛启动仪式暨首届大赛颁奖礼在上海举行。

  华宝基金副总经理李慧勇发表了题为《2020年宏观经济与大类资产配置》的主旨演讲。

  李慧勇看来,投资要把握大趋势,尽管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但中美贸易冲突、中国实体经济转型以及中国金融转型这三大主线基本上勾勒出了资本市场的大环境。2019年各类资产都获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2020年能否还有这么高的收益,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流动性。以下为券商中国记者整理的李慧勇演讲内容要点:

  宏观环境:三大确定性的变化

  之一:中美关系暨新的大国关系

  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贸易冲突本质上不是贸易冲突,是全面的冲突。尽管不会看到冷战,但是中美关系再也不可能回到此前那么亲密的关系。中美贸易冲突的演变会不时的影响风险偏好RISK ON 还是RISK OFF。其演进对世界经济走向、产业金融格局、科技趋势都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之二:中国实体经济转型

  李慧勇认为,转型都是倒逼的,而且转型具有历史性,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每个历史阶段都有自己的目标,也都有相应的解决方式。当前阶段的转型缘起重工业副作用以及次贷危机,贯穿着人口红利减少、城市化进程放慢,表现是经济从高速增长到中速增长,核心是从粗放式增长到高质量发展。另外中美贸易战只是中国转型的加速器,中国未来向何处去,取决于能不能实现战略转型,而未来转型能不能成功,要看能不能实现一个新的需求和一个新的供给的匹配,实现更好更长时间的增长。

  而未来应该重点关注四个新的增长点,主要是一带一路的建设、新型城镇化、技术红利和中国特有的改革红利。城镇化要做到市民化,让农村居民的生活方式与城镇居民一样,以期提高内需;技术红利是要充分利用中国强大的资源动员能力、规模经济和工程师红利来助力中国技术赶超,让中国从制造大国转变到制造强国。

  之三:中国金融转型

  金融是一把双刃剑,既要利用金融来加速经济转型,同时要避免金融加剧经济波动,避免金融风险。2012至2017年金融大创新初衷是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2017年开始的金融规范是为了解决金融无序发展带来的金融风险问题。

  金融转型要做的,首先是去杠杆,中国的问题不是杠杆率太高,而是速度过快,从2006年的150%杠杆率到2016年的250%增长率,速度惊人。但同时也要认识到杠杆是有利于经济增长的,经济要发展必然要加杠杆。

  解决这个矛盾的关键是采取日本模式处理杠杆,通过政府杠杆替代非政府杠杆来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其次是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中国的资金价格存在多元性,未来要逐渐形成市场化的统一的基准利率体系,使得价格能够反映市场供求变化。过去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今年推出了LPR基准利率,利率市场化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2019年大牛市后,2020年要降低收益预期

  2019年是一个大牛市,主要资产都获得了不错的收益,主要原因在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全球重启量化宽松。在全面牛市之后,2020年在战略上要降低收益预期。而流动性宽松与否是2020年大类资产配置的关键。

  降准是必然的,大家的分歧在于会不会以及多大幅度降息。李慧勇认为中国大概率会在二季度前后降息,预计MLF和LPR仍有30BP左右的下行空间。原因一是在经历一到两个季度的企稳之后,由于房地产投资和出口的回落,中国经济可能再次承压;二是猪肉导致的通胀对货币政策的影响更多是心理层面的,不会有实质影响;三是宽松的财政政策需要更宽松的货币政策配套。在2019年大幅减税降费之后,2020年财政政策重点是增支,赤字和专项债规模都有望增加,需要宽松的货币降准降息去支持。

  从国际环境上来讲,要特别关注特朗普为了选举连任,倒逼美联储采取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如果美联储再次降息,可能在全球范围内掀起新一轮的降息潮。

  资产配置:在宏观确定性中寻找投资确定性

  中国进入了金融资产配置的大时代,核心因素是市场化加速,利率下行,所有的资产都要重估。次要因素是资本市场改革,提升市场投资价值。包括人民币国际化,外资进入;中长期资金入市,配置需求增加股票。

  目前市场估值低,安全性高,A股目前总体估值PE为16.7倍,创业板指估值PE为52.1倍,中小板指估值PE为25.3倍,均处于历史底部附近。未来股市要关注存量经济中的龙头,蓝筹和增量经济中的龙头;科技这两条主线,结构性牛市,龙头为王的现象会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债券方面,目前收益率以区间震荡为主,未来将趋势下行。利率下行最重要的因素是利率市场化推进,利率向经济增长决定的更低的水平回归,目前的利率依然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