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还是恐惧,什么才是当下最好的决定?
私募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0-06-02 08:09

这段时间,市场先生对投资者并不温柔。

我们似乎每天都在见证历史,从新冠病毒爆发到非洲蝗灾,从意大利沦陷到原油价格战,从美股史诗级崩盘再到美联储两次紧急降息至零利率。我们操碎了心,但赚钱却似乎越来越难了。

在持续大幅波动的市场面前,有的人想走,有的人想等,还有很多的人在迷茫。

艰难的时刻中,我们究竟该怎么做?顶级投资人也给出了他们的答案。

01

顶级投资人的答案

霍华德·马克斯

我觉得股票市场在两周前是稍微高估的。这意味着我觉得,即使企业短期的前景有所削弱,今天的估值也比之前更接近合理水平,但这不必然意味着现在就是非常便宜的位置。

买,卖或者持有?

我认为买一些是没问题的,因为东西变得更便宜了。但是,并没有合理的理由花光你所有的现金,因为我们并不知道未来情况是否会变得更糟糕。

我会做的事情是,弄清楚在市场底部到来前——不管是什么时候到来,我希望在这个股市中投入多少钱,并在现在花掉其中的一部分。

股票可能反转,一路向北,你会高兴你买了一些。或者它们可能继续下跌,在这种情况下你也还有剩余的钱(希望同时还有勇气)买入更多。这就是那些接受自己无法预知未来会怎样的投资人的生活。

巴菲特

如果你在这个市场上坚持足够长的时间,你就可以见到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事情。我花了89年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但对于每分每秒都在交易的市场来说,(这样的)新闻会产生巨大的反应。这次抛售是独特的,是由冠状病毒和油价暴跌造成的“组合拳”,但不会像2008年或1987年那么糟糕。

淡水泉

第一,与海外市场的普遍暴跌相比,上周A股表现出相对较强的抗跌性,背后体现的是 A 股市场的内生性动力仍然很强,下跌是外部冲击带来的影响,并非A股本身有很大的下跌压力。

第二,我们在思考该如何做。首先要不断盯紧我们布局的不同行业和公司的动态,检视所持有公司的竞争地位和成长潜力是否仍然符合我们的判断,在市场调整当中,有没有更好的机会进行组合的优化。

睿远基金陈光明

不成熟的投资人,往往会出现短期高估或低估,而长期投资者就是利用这样的定价偏差获利,这也是长期投资的必要性。

展望中长期市场,A股资本市场有长期慢牛的可能。从经济基本面来看,未来较长时间还有保持中速增长的潜力。从市场角度分析,中国居民财富的再配置是一个长期趋势,可能要通过未来5-10年去做动态调整,不会一蹴而就;国际资本加大中国资产配置也是一个长期趋势;政府鼓励增加直接融资,服务实体经济,同时也希望保持平稳态势,这种指导思想有利于市场的平稳和长期向好的发展态势。

对于影响市场的潜在因素,中短期是新冠疫情有全球蔓延的可能,需要密切关注。中长期上可能是不同经济政治范式的竞争问题,体现在低利率、高债务、以及自由的资本流动三个方面。

景林资产高云程

相信过去的一段时间,很多人都会焦虑和不安,甚至会忘记一些投资的基本原则。高换手率、高成交金额的出现,是对已买入资产的极端不信任才会出现的交易行为,通过频繁的更换投资标的来应对内心深处的不安。

再和大家重温巴菲特选择公司的三个原则:未来自由现金流好的公司,信得过且有能力的管理层,当然记住还要有一个合理的价格。

宁泉资本杨东

在股市里面,长期生存很重要。历史上世界大战、各种重大灾祸也频繁发生。我们只能说,经过这些冲击之后,它还是会回到既有的轨道上去,但是你要把每一次的突发全部都预料到,以及预防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股市来说,危和机其实有的时候是相应的。波动有时候也是我们获取收益必须要承受的一种代价。这种波动可能对有些普通投资者来说是很敏感的,觉得自己无法承受这些,那么他可能就不太适合购买股票或者购买股票类资产。但对我们来说,波动是正常的,而且是有的时候波动实际上就是收益的来源。

02

越优秀的作业,越难抄

巴菲特又开始加仓美股了

别看巴菲特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活了89岁,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从出手来看,老爷子还是很果断的。

就在去年,对美股十分谨慎、保留了1300亿美元现金的他,还被投资者质疑是不是已经廉颇老矣。然而就在美股创下金融危机以来最差表现,各大投行都在预测美股十年长牛走向终结的时候,巴菲特却出手增持了他的第九大重仓股,还是一只航空股——达美航空。

对于他这样一个超长期投资者来说,我们无法用几天和几周的收益去草率地评价这一笔投资是否正确。但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此举无疑将成为巴菲特一生的另一个注脚。

好买君梳理了巴菲特投资生涯中几次比较典型的底部“骚操作”,从长期的维度来看,它们确实也都在之后的几年里逐步为巴菲特和他的投资者兑现了可观的收益。

巴菲特的抄底史

2008年,在次贷危机大爆发的时刻,巴菲特在纽约时报发表了“Buy America I am”的专栏文章,在文章里面他写道:与过去一样,这些企业确实会遭受短暂的盈利减少。但从现在起5、10、20年内,大多数公司都将继续新的盈利记录。

“让我澄清一个观点:我无法预测证券市场的短期波动,对于未来一个月或是一年市场将上升还是下降我完全无法预见。然而,市场在市场情绪反转或者经济反转之前率先走高是完全可能的甚至是肯定的。因此如果你继续苦等知更鸟,春天却可能结束了。”

陈光明和他的港股往事

当便宜的越来越便宜时,你是更愿意相信它的性价比越来越高,还是怀疑它已经被市场抛弃?

港股,从去年4月到如今,跌去了超过20%,迈入所谓的技术性熊市。即便如此,估值越来越低的港股仍然还在震荡中继续走低。复杂的社会问题,叠加疫情对经济产生的持续影响,让很多人对港股失去了耐心,但这其中并不包括陈光明。

在近期的对外观点中,陈光明认为H股是全球最低估值的市场之一,相对来讲潜在回报率比较高。早在2019年下半年,陈光明就做出一个提醒,香港股市很便宜。

其实,回顾过去,2016年前后时任东方红基金经理的陈光明就对港股有过一次成功的布局。在陈光明后来的采访中,他解释道:“2016年2月恒生指数跌到7000多点,已接近2008年次贷危机时的低位,我们开始重仓港股。我们是最早通过沪港通买入港股的机构之一,也是港股最大的国内投资者之一。”

在公司的选择上,吉利汽车作为他2017年全年的第一大重仓股,在2017年单年度的涨幅达到了277.03%。

东方红X号曾经的港股重仓股

数据来源:Wind,好买基金研究中心

数据区间:2015.9.1-2018.6.30

价值投资主要就是便宜买好货,这个是无数价值投资者都说过很多次的话。陈光明也曾说这个最重要,很多人想做,但是做不好,主要是因为投资者对内在的价值评估不了,企业股权的价值评估是非常难的。为什么企业的市值一会儿跌到那么少,一会儿又涨了那么多。这里面除了人性之外,还因为股票是资产市场,越是不容易估值的市场越容易产生巨大的波幅。

而投资的难度不在于评估公司的好坏,而在于评估好坏的程度是多少。“只有在对整个行业、公司和未来趋势有着深刻把握的基础上,才能真正确定当前的价差是否合理。

“淡水泉时刻”背后的独立思考

2008年10月上旬,此时距离A股1664的低点大约有半个月时间,赵军提出了一个经典的论断:当大街小巷都在讲“现金为王”,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开始投资。但当所有人都想把手中的现金拿出去投资时,也是下一个泡沫到来的时候。

在2015年的踩踏式行情中,淡水泉躲过了中小板的泡沫,但流动性危机依然影响了它们选定的资产。赵军罕见地就如何面对市场恐慌的话题,和投资人进行了深入沟通。在面对异常波动的股市时,他说道,“我们认为,要利用恐慌,而不是被恐慌利用,要利用好此次危机,因为它给我们带来的是机会。”

2018年,这一期间,国内外宏观层面一些不确定因素,包括经济下行压力、去杠杆政策,尤其是中美贸易摩擦,给市场带来挑战。追求确定性、抱团取暖成为很多人的共识。淡水泉组合却迈入了白马龙头公司向优质成长类资产的转换之年,与市场风格形成了逆向的“错配”。而2019年,科技领域的成长类资产超越市场的表现,也再度印证了淡水泉在独立思考下所做出的逆向选择。

淡水泉月报思考

(点击图片可放大查看)

也正是在市场低迷、投资者信心不足的2018年,好买与赵军有过一次访谈,他告诉我们,在复杂变化的市场中,保持一颗平常心非常重要。何谓平常心?首先,要对投资回报有一个合理的预期。并非要追求一时的高回报,这固然能给人以刺激感。但细水长流,常年维持一定的收益率也是不易。即使这个收益率不高,经过时间的积淀也会成为一笔不小的收益。其次,对资本市场我们也要保持一颗平常心。敬畏我们所不了解的事情,同时也要对自己有能力的领域充满信心。

03

把花园交给园丁

其实,我们写这么多,不是鼓励投资者在这个时候去买达美航空,或是去抄底港股。好买不会向大家推荐任何一只个股,也不会把专业投资者的持仓拿出来让大家去照抄,更不会去预测市场是不是已经到了所谓“抄底”的底部。

相反,我们认为,越是优秀的作业越难抄。因为好的投资,都是反人性的。因为也许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并不能够回答——“达美航空值多少钱?”、“港股现在的估值水平合理吗?”、“哪些成长股还没有偏离基本面”,诸如此类的很多问题。

与机构投资者不同,非专业的普通投资人往往只能听凭感觉和情绪进行交易。恐慌来自于未知,更来源于缺乏度量的标准,来源于对标的的极度不了解和不信任,市场的高换手和高成交正来源于此。

事实上,这些投资之所以能够的成功,不在于这些基金经理们能够猜对明天的涨跌、下周的热点,或是重大事件的结局,而是因为这些操刀的专业投资者们能够厘清价格和价值的关系,能够辨析好公司和坏公司的好坏程度,也能够计算出来好公司到底值多少钱,从而能够在市场低估的时候坚定买入。

那么,也许对我们来说,最好的投资决定,就不是在买、卖和持有之间进行赌博,而是去挑选一个优秀的、值得信任的专业基金经理,长期持有他们的产品。

最后的这个故事,来自约翰·伯格所写的《共同基金常识》。

强斯是一个富人家的园丁,一直生活在宅院,修剪花园,很少外出,照顾院内的花花草草就是他最重要的事情,也是他最大的乐趣。直到宅院的主人去世,他才迈出宅院。有一次,他意外地被一辆豪车撞倒受伤,车主不仅是一位颇有实力的企业家,还是总统顾问。出于责任感,车主把他带回家里治疗。

当时经济不景气,美国诸多上市公司日子艰难,股票市场濒临崩盘,总统来到这位企业家的家中征求意见,一番商谈之后,总统出乎意料向一旁正在恢复身体的强斯征求意见。

强斯开始有点胆怯,之后他感觉自己的思维仿佛从湿润的泥土中破土而出。他说,在花园里,草木生长顺应季节,有春夏、也有秋冬,然后又是春夏秋冬,四季循环,只要草木的根基未受损伤,它们将顺利生长。

听到这样的回答,总统非常高兴地说,“我必须承认,这是很长时间以来,我听过最令人振奋的乐观看法,我们中的很多人忘记了,自然界与人类社会是相通的,正如自然一样,社会也有周期,当前只是在周期低谷而已,从长期来,只要企业的根基未损,社会将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