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美股:疫情当前,大选在后,现在是加码的
私募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0-06-12 10:54

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了参禅的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也许,放在投资中也是一样。过去几天,不论是A股还是美股,都演绎了惊心动魄的暴跌暴涨。我们面对股票市场的波动,也往往有这样的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波动是敌人,涨得太快坐不住,跌得太快吃不消,最终总是追涨杀跌。

第二个阶段,波动是朋友,1%的人能够成为优秀的趋势投资者,而更多的人虽然逢跌敢于加仓,却总是在半山腰就打光了子弹。

第三个阶段,波动是波动,投资是投资,再剧烈的波动都终究会回到那句话上:“树不会长到天上去,十八层地狱之下也不会还有十八层。”

这里面,除了投资的经验与智慧,还有配置的艺术。

01

风暴来袭

在刚刚过去的一周,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的周跌幅达到了绝望的12.36%。如果我们从1900年的市场算起,这是该指数这120年中周跌幅的前十。尽管3月的第一个交易日,全球市场迅速回暖,但2月最后一周的一片哀鸿仍然令人心有余悸。

数据来源:Wind,好买基金研究中心

历史上,引发美股暴跌的因素,都是出现在历史课本中的重大事件——一战、二战、大萧条、股市泡沫。其中大萧条期间股市的崩盘次数,甚至可以在周跌幅的前20中,占据一半的席位。如今,也是历史中第一次因为一个病毒而引发全球资本市场共振。

在此之前,美股创造了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牛市,不断打脸接二连三的“见顶”预测,甚至直到疫情扩散前的2月12日,道琼斯指数才刚刚刷新了历史新高。

美股从高位跌落后,市场上也出现了很多声音。恐慌的人认为美股的泡沫终于破灭,也有的人终于看到上车的曙光,磨刀霍霍抄底美股。

从历史数据来看,实际上,大跌过后,短期的股票市场仍然是存在不确定性的,无论是后一周还是后20个交易日,都有涨有跌,尤其是在战争和社会萧条时期,大跌之后仍有不小的概率继续下行。

数据来源:Wind,好买基金研究中心

而今年的美股,疫情之外,最重大的一个事件就是11月的大选。中金策略的研究报告显示,大选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一些不确定性,会对投资者情绪和风险偏好有所扰动。通过观察经济政策不确定指数与恐慌指数(VIX)的历史变化可以发现,通常越是临近大选日期的月份,政策不确定性和波动率通常就越高,而大选年的波动一般也会高于非大选年同期水平。

数据来源:中金公司

如今,疫情当前,大选在后。这一次的美股,我们要怎么做呢?

02

做更确定的事情

投资,离不开常识和概率。对于人类来说,在100%获得500万和50%获得1000万的实验中,大多数人总是更喜欢100%的确定性带来的满足。

而预测股市短期走势,在很多有时候与其说是分析概率,不如说是娱乐活动。

数据来源:新浪微博

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要提高投资的确定性,往往有着比短期猜涨跌更容易的事情。

下面的这张图是过去十年全球主要股指的走势图。

我们可以发现,7只指数近10年的波动虽有较大差异(比如,相比海外市场,A股两只指数的趋势线波动明显大很多),但所有指数的近10年年化收益基本落在10%-15%的区间。这说明只要长期持有这些指数,持有人完全可以拿到年化10%-15%的收益。

但当我们考虑投资过程的波动和回撤时,这个统计数据也暴露出了它的缺陷,那就是单一指数本身存在较大的波动,比如我们这几天所经历的大涨大跌,这就会给投资带来不太舒服的体验。

事实上,假如我们构建一个简单地通过平均配置中、美、日、德、印五个国家7只指数的全球配置组合,这个组合则会有出人意料的表现:

这个全球配置组合保持了不错收益,在各市场指数对比里位居第二,同样重要的一点是,它还大大提高了投资的幸福感,因为波动率和回撤都是最低的,而组合的夏普比率是最高的。

所以,当我们深陷短期涨跌之中,徒劳地雾里看花时,不妨换个角度,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理解美股的价值。

03

现在加入美股,是个好决定吗?

如果,我们把美股看作全球配置的一环,那么,当疫情仍然冲击着全球经济,当美股从历史新高剧烈下跌之后,美股还会是一个好的资产吗?当下如果配置美股,又需要考虑哪些风险呢?

JP摩根朱超平

全球股市在上一周的抛售,是基于疫情在境外快速传播的触发,叠加尤其是美国股市的高估值。之前投资者认为疫情是可以控制在国内的,但当疫情发展到其他国家时,他们开始关心全球经济是不是受到更加严重的冲击。

从估值方面看,美股估值从2019年开始处在历史高点的问题。2019年美联储三次的降息操作,大幅度推升美股的估值。2019年年底标普500指数的动态市盈率、市净率,已经达到了15年来的历史高点。

市场近期的发展应该取决于基本面,一个是各国政府是否能采取有效的措施控制病毒的传播及感染人数的上升趋势,第二是像各国的央行和财政部门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稳定经济。相对而言,对这些政策措施的前景保持一个正面的看法。但是在发达国家,政策的制定及落实的时间会相比较于中国较长。摩根预期市场会维持一段时间的动荡。在这个形势还未明朗的情况下,进场抄底是面临一定的风险。

摩根认为,仍然需要关注疫情在中国以外的发展。在规划今年投资的时候也需要去注意全球经济放缓,美国大选等政治因素带来的不确定性。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市场估值过高的风险需要保持警惕。

保银投资张智威

现在海外关心的事情是什么?一个是疫情,一个是美国大选。我感觉疫情占70%-80%,其它的20%-30%的原因是跟美国大选有一定的关系。

我们知道传染病有一定的潜伏期,在前一段时间被感染的在未来一段时间逐渐会被验证,我估计在未来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世界各地的感染人数恐怕还会逐渐上升。不仅东亚的情况还有可能恶化下去,欧美国家也仍在扩散的风险中。

另外还有一个不利的因素,2020年是美国的大选年,本届民主党的主要候选人对华尔街不太友好,政策比较激进。他的政策可能使投资者比较担心,同时股票市场下行使得现在的美国特朗普总统继续连任的可能性有所下降,连任优势也已经不像一个月之前那么明显。目前股票市场的下跌可能会使得民主党比较激进的参议员的胜选可能性上升,而这个几率的上升会进一步刺激华尔街市场出现下跌。

我认为上周市场的调整,疫情占70%-80%,其他的因素里,跟美国大选也有一定的关系。

安联投资

就美股过往表现来看,任何一年中出现1到3次的市场调整是正常的能量释放,修正范围约5%到10%,这波修正或许可视为调整,并伺机加码。只是,投资人仍需密切观察:

病毒对美国及全球经济的威胁会持续多久?

供应链和贸易(一级和二级影响)对全球经济产生什么实质影响?病毒对美国及全球经济的威胁会持续多久?

在美国,虽然我们预计第一季度数据将疲软低于预期,但我们并不认为会出现经济衰退,根据安联投资的衰退周期概率模型及热图(heatmap)显示,目前美国经济数据强度在未来六个月仅有1%的短期衰退风险,但请注意经济数据发布有滞后效应,可能尚未完全反映疫情或美国飞机停产的潜在影响,后续仍待密切关注疫情发展、供应链及贸易方面的数据。

如果疫情能在夏季得到控制(或消失),市场会是呈现V型、U型还是L型走势将成投资者最关注的问题。现在下结论还尚早,但从过往经验来看,V型反弹可能性较大(特别是风险资产)。

不管未来走势是W型波动、L型、V型或U型反弹,都需要一套长青(evergreen)投资策略。

美股要不要加码?对于手上没有美股相关部位、对于错过2019年涨势一直不敢进场的投资者,可以在调整期间寻求纳入美元/美国资产的机会,而透过长青策略选择以主动管理创造被动收入,其实是一个相对较安全的作法,因为投资思维会转变为“早买早收益”,而不是被动等待进场时机,陷入涨不敢买、跌也不敢买的两难。

富兰克林邓普顿

意外冲击与资产价格的波动可能会促使市场围绕新闻和情绪进行交易。为了避免这些陷阱,投资者应重点关注经济和市场的基本面。

我们认为,环球宏观经济正在改善,增长亦趋于稳定,此次疫情使稳定增长过程增添变数。2020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将受正面冲击,不过一旦疫情过去,预计会出现 V 型复苏,且应得到额外的逆周期政策措施的支持。这个追赶期可能会抵消第一季度的疲软表现。

我们已经看到,大型流行病会为市场带来波动,有抛售和快速反弹的趋势,几乎总能抵消资金回调。这些急剧的 V 型复苏可归因于通常在类似事件之后出台的宽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无论是环球层面,还是受事件直接影响的地方层面,情况都是如此。

总体而言,市场造成的冲击的最大差异可能是地区性,而不是资本结构。从地区性角度来看,我们偏好具政策灵活性又不太受新型冠状病毒影响的市场。

美国和英国为两个符合条件的市场。它们都是相对封闭的经济体,贸易对 GDP 增长的贡献较小。此外,如果政策制定者需要应对增长放缓,他们可以选择降息。

另一方面,欧元区和日本更依赖贸易支持经济增长,这些地区的政策制定者也更加捉襟见肘,应对经济增长放缓的空间更为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