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雪涛:几种大选结果的政策走向和市场影响
私募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0-11-19 10:46

截止目前已经有7000万美国选民通过邮寄选票和提前投票的方式完成了投票,占2016年总投票数的一半,今年的投票率可能很高。提前投票的出口调查(exit poll)显示,拜登目前在几个关键摇摆州的得票率大幅领先,不过民主党选民更倾向于邮寄选票和提前投票,而且拜登在民调中的领先优势和2016年希拉里的优势相当,因此大选的结果依然要等到11月3日以后甚至更晚才有定论。

理论上说今年大选可能有五种结果:1)拜登胜选且民主党控制国会,所谓蓝色浪潮,类似2008年奥巴马胜选;2)拜登胜选但国会维持分割状态,类似2012年奥巴马连任;3)特朗普连任但国会完全由民主党控制,总统和国会对立,类似2014年奥巴马中期选举;4)特朗普连任且国会也维持分割现状;5)特朗普连任且共和党拿回参议院,类似特朗普2016年第一任期。

当前美国社会的左右两翼选民对于政治议题的看法已经呈现出高度分裂甚至对立,中间派完全倒向一边的可能性较小,投票更受经济环境的影响。对于市场而言,结果1和5最佳,2和4与现状差异不大,谁上来都会继续财政刺激。结果3最差,因为在总统国会完全对立下,内政推进困难(Filibuster)甚至不排除再度弹劾,且特朗普只能更多转向具有更大自主权的外交和贸易领域。

但还有一个更差的结果,就是在大选结果接近或存争议引发的无序等待甚至混乱,关键摇摆州的邮寄选票比例激增和特朗普对此的批评都加大了这一可能性。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的选举就因佛州计票纠纷,结果直到12月中才出炉,期间对风险偏好和资产表现都带来一定压力,标普500最多下跌7.6%。

结合特朗普和拜登主张以及国会两院职能差异,无论谁做总统,货币宽松和财政扩张都大概率会持续到经济复苏。如果拜登当选可能推出有利于新能源行业的产业政策,但拜登加税需要民主党横扫作为支撑,即便横扫,加税也需要在经济复苏即至少2022年后推出(参考奥巴马)。同理,特朗普继续减税也需要横扫,目前看可能性较低。

从总统大选的两场电视辩论来看,中美关系在大选议题中的优先度不高,远远排在诸多国内问题之后(疫情、经济、种族等),大选结束后的政策重心往往先偏向兑现竞选时的承诺,因此大选后的中美关系可能先经历一段相对安静的时期。总统在贸易和外交上自主权更大,如果总统国会对立或者国会保持分割,特朗普可能转向可交易的极限施压,而拜登明确主张取消单边关税,因此贸易关系会阶段性缓和,但谁做总统都不改变美国在经济科技军事等领域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