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石投资:特朗普又要上演翻盘大戏?如何影响
私募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0-11-22 03:12

北京时间11月4日14点,美国大选最新结果,特朗普出人意料,在诸多关键的摇摆州领先,赢面骤然提升。

似乎四年前一幕又要上演(民调落后的特朗普,在实际投票时击败希拉里)。

美股今日反应强烈,纳指期货一度上涨超过4%,触发熔断。标普500期货一度上涨超2%。

原因在于特朗普的纲领更利好华尔街,而拜登纲领对资本市场尤其科技股偏利空。

A股表现平稳,略微收涨,因为核心驱动仍在国内。

一、特朗普怎样提升了其赢面?

美国选举实行选举人制,选举人即选民代表,每州有不等的选举人票数,少则几张,多则几十张。

实际最终pk的是选举人票数多少。如赢得某州半数以上的选民票,则可以获得该州所有的选举人票。

全美共有538张选举人票,两位候选人只需要赢得270票即可。

因不少摇摆州选举人票数较多,成为制胜关键,比如佛罗里达州,有着29张选举人票,全美居第二多。

另外几个大的摇摆州,如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密歇根州、亚利桑那、俄亥俄州、北卡,加起来有90张票。

此前民调显示,拜登在大部分摇摆州都占优势,但眼看民调要失真。

4日开票显示,特朗普拿下佛罗里达州(29票),此后又拿下俄亥俄州(18票),并在其他多个摇摆州领先。

(下图中框出的几个关键摇摆州,特朗普都遥遥领先)

图片来源:美国民调网站RealClearPolitics,截止时间11月4日14:00

根据RCP,截至下午14:30,特朗普已获得213张选举人票,拜登已获得223张选举人票,相差无几。

二、华尔街反应激烈,A股核心驱动不受影响

1、海外市场:长期利好美股,华尔街反应强烈

4日,美国股指期货大幅上行,纳指期货一度上涨超过4%,标普500股指期货上涨近2%。显示华尔街试图同步大选。

我们认为原因有二:

一是,特朗普的纲领对于美国资本市场略利好,拜登对美国科技行业偏中性或略有负面。

特朗普呼吁放松金融监管,拟启动减税2.0,为中小企业提供税费减免、推动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法案等,这将有助于降低企业负担,提升股市活跃度。

相反,拜登支持加税,称他将把企业所得税从21%提高到28%,此外他提出对做零工的工人,要以更多的权利和公平,而这是许多大型科技公司的业务模式的一部分,计划对大型科技企业进行反垄断调查。

此外他要调高最低工资、强调加强对金融行业的监管,对于资本市场尤其是科技企业偏向利空。

其二,短期不确定性大幅降低,刺激计划有望落地。

从历史经验看,只要尘埃落定,资本市场11月-12月将整体表现较好。与整个大选的节奏比较一致。

大选结果落地,也意味着,此前作为党争筹码的美国第二轮财政刺激方案将加快落地,将提振市场风险偏好。11月3日,VIX恐慌指数跌4.26%。

2、A股影响:看戏即可,核心驱动仍在国内

而对A股,或许我们抱着看戏的态度就可以了。

因为无论谁当选,两党对华态度长期趋同,只是风格和方式不同。

A股的核心驱动还是在于国内。

中期来看是遥遥领先于全球的经济复苏,周期、消费类顺周期板块,将继续受益于此,市场正在对此达成共识。

7-9月,工业企业利润、PMI、出口、社融规模等重要数据,都连续向好,是对经济复苏的强确认。

根据三季报,除金融两油之外的全部A股,盈利同比已经修复至7.6%,相比疫情之前的水平都有显著改善。

在经济复苏中启动较慢的消费也正在修复。三季报中消费板块利润增速超过周期和科技,高达31%。显示复苏从企业部门传递向居民部门。消费也将稳步接棒。

长期来看,十四五规划和二零三五远景目标已经明确,对于外围不稳定性已有形势预判。

具体来看,相比之前的五年规划,十四五更强调:坚持创新驱动,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形成国内强大市场,全面促进消费等,聚焦战略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基础设施行业、数字经济。

4日收盘,A股收涨,沪深300涨0.76%,创业板指涨0.23%。

三、警惕:并非最终结果,投票日变投票周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疫情,今年有大量邮寄投票,不一定在投票日抵达站点。

这导致站点在今日关闭投票时的结果,不一定是最终结果。

根据中金预测,今年预计1.7亿张选票,超50%的是邮寄投票,9100万张(2016年1.37亿张选票,24%是邮寄投票)。

部分州允许邮寄投票的计票期限放宽,比如宾夕法尼亚州把投票日之后三天收到的选票算作合法选票。

根据美联社统计,今年美国51个选区(包括5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有近半数的选区,将在11月4日至11月23日间陆续截止邮寄投票。

邮寄投票可能还有更多的不确定性。

特朗普多次公开反对邮寄投票,认为将导致舞弊行为。如果最终投票结果对特朗普不利,可能会重演20年前的总统难产,导致资本市场不稳定。

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竞选中,戈尔以0.03%的微弱优势输了佛罗里达州,要求重新计票,官司一直打到联邦最高法院,最后法院判定,并不能保证第二次计票能以公平准确的形式统计,会损害公民的投票权。

当时最终结果直到12月中旬才落地,在此期间标普500跌幅超过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