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与康龙化成:我们如何投资飞驰中的中
私募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0-12-03 11:27

21世纪的信息科技时代,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是一个极佳的创新实验场。改革带来红利爆发,国家战略构建好的政策环境,大批创业者、企业家善于学习、勇于拼搏创造。

巨大的市场乐于接受新事物,还有寻觅改变时代千里马的投资机构,中国的创业者有太多的可以将科技产业化的机会。中国号科技快车仍在飞驰向前,城镇化、工业化、信息化、智能化正同时迸发。

好买股权母基金所跟投的两家被投企业宁德时代和康龙化成,则是最典型的代表,见证了中国科技企业成长并取得光辉成就的历史。

1

1号车厢新能源汽车产业

中国汽车行业的过往历史令人揪心。燃油汽车想要市场换技术,把市场交出去了,技术却换不回来。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更新机会,中国绝不能再输在起跑线上。新能源汽车的三大核心技术是电池、电机、电控,中国需要把新能源汽车最核心的三电技术牢牢掌握在中资企业手里,给予亲儿子们足够多的发展时间和空间。

事实上,20世纪初电动汽车在美国已经问世,但始终无法和燃油汽车整个利益团体抗衡。2003年,比亚迪买下了秦川汽车77%的股份,宣布进军电动车研发,引发市场悲观情绪,股价暴跌三天。

同是2003年,曾毓群已创业四年,当时创业的公司还不是现在鼎鼎大名的宁德时代CATL,而是ATL。ATL公司专攻电子设备电池。当年,ATL顺利打入苹果的供应链,为新一代iPod提供高性能电池,既满足特殊的形态又有高容量长续航。

智能手机全面兴起普及后,ATL发展势头更盛,相继成为vivo、华为、三星手机的电池供应商,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聚合物电池供应商。2005年,日本TDK集团买下了ATL的100%的股权,ATL成为了一家外资企业。

彼时,汽车行业的赶超战已经在新赛道上吹响。2009年,财政部和科技部正式发文,刺激电动汽车市场,行业迎来政策的大力扶持和真金白银的补贴。曾毓群敏锐察觉到了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机遇,2011年底将ATL的汽车动力电池团队独立出来,成立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缩写为CATL,专注于电动汽车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宁德时代的名字,是来源于公司总部所在地福建省宁德市,也是曾毓群的老家。

2013年,宁德时代开始成为国内客车龙头企业宇通的电池供应商,并凭借补贴时代所获取的利润,拼命投研发,最后逐步打入了宝马、大众、戴姆勒等全球汽车巨头的供应链。

2015年10月,工信部发布《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目录,外资品牌想进入目录,既要满足产品技术指标,还要满足在中国合资建厂的要求,并且外资入股不得超过50%。而没有采用目录内动力电池的新能源汽车都不能获得补贴。这个动作,实质上把国外动力电池摒除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之外。

给力的产业保护,遇到争气的企业时,就是一场完美的超车。这一严密的产业保护持续到2018年5月,三星、LG、SK这3家韩系电池企业才首次进入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白名单。

新能源汽车关键的三电技术,在整个赶超过程中得到了悉心保护,在外强环伺的情况下高速发展。目前,电池、电机领域基本实现了国产替代,电控的核心零部件(IGBT)取得国产突破,但对外依存度仍然较高。

时势造英雄。现在,宁德时代已牢牢占据全球电动汽车电池市场份额前三位,中资企业一超多强可以PK世界第一梯队的局面。这一局面,显然达到了政策制定者的初衷。2019年6月,工信部发文废止《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

硬科技发展需要高投入,如果不被资本聚焦,其发展势必缓慢。2016年1月,宁德时代启动首轮融资,融资总规模达30亿元人民币,投后估值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好买股权母基金正是在宁德时代启动第一轮融资时投资该公司,成为宁德时代最早的投资机构。

首轮融资就成为独角兽,并且估值如此之高的企业,并不常见。这对于投资方的决策提出了挑战,需要更加谨慎和细致。早期项目的技术门槛高,需要投资机构对行业有长期深度研究,才能看到技术本质,避开市场泡沫,达到对技术深度和产业发展实时的把握。相比于首轮投资的产业投资机构追求产业引导、上下游合作等影响力,好买股权母基金将对投资人的收益负责放在第一位。综合判断之下,好买股权母基金迅速出手。

2016年的一年之内,宁德时代在一级市场的估值上涨超两倍。即便如此,富士康等后期进入的投资方依然只能受让老股,马云为了投资还曾亲自拜访创始人曾毓群。

君联资本的李家庆曾用电子产品来类比。如果未来自动驾驶最头部的公司是类似消费电子中的微软,那宁德时代这样的公司走的就是英特尔的方向,它是新能源动力的心脏,由此可以延伸到动力系统、基础控制系统。

2020年10月9日,A股十月开市第一日,宁德时代股价跳涨7.49%,收盘价224.87元,市值5238亿元,创历史新高。这个来自福建闽东小城的公司,凭借自身实力、投资机构加持、行业飞速发展、政策扶持等,在中国这片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肆意生长,从偏僻小镇走向世界,书写中国号列车带来的时代机遇。

2

2号车厢医药研发行业(CRO)

自2004年医保扩容,我国的医药行业开始了常年的高速增长。2011年,第一轮医保控费开始,医药行业增速下滑至稳态。2016年至今,医保深化改革表明了对创新药的鼓励和对仿制药的压制,在仿制药带量采购和重点监控用药目录推出后,中国仿制药降价压力越来越大。

国内新药研发首先从抄作业开始,经历了从普药仿制药到难仿药再到创新药的过程。2011年以前,国内创新药研发和产业化缓慢,研究申报多来自于科研院所,企业研发药物能力不强。

2011年,贝达药业自主研发的癌症靶向药物埃克替尼获得新药证书,疗效超过国外的厄洛替尼,成为我国首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小分子靶向抗癌创新药。时任卫生部部长的陈竺院士激动地称该药为民生领域的两弹一星。国内药企研发新药的热情由此激发,同时随着海归技术人才回流、配套产业完善、资本密集涌入,新药数量开始逐年攀升。

药物研发,花钱如流水,是技术密集、资本高投入的领域。一家药企如果想开发新药,需要具备完善的研发团队、体系及充足的研发资金,这对于新药研发企业而言、尤其是初创型的生物科技公司而言,是比较艰难的。同时,对于药物临床前研究和审批,各国都有不相同的严格的准入和数据认可标准。在面临新药研发难度加大、失败率高和成本快速提升的情况下,如何更有效率的进行新药研发就成了一个问题。

2006年,辉瑞制药宣布其降胆固醇药物 Torcetrapib 三期临床试验失败,直接导致过往30年的巨额8亿美元投资打水漂。2016年美国 Incyte 因为在胰腺癌药物临床试验上的失败,股价跌回两年前,一朝回到解放前。药物研发的难度和风险可见一斑。

随着新药研发推动以及行业整合,药物研发技术外包(CRO)逐步成为产业分工趋势下的日益独立环节。

CRO 行业常常被视为淘金热中卖铲子的角色,为各家药企提供新药研发各个环节的服务。通过 CRO 企业可以同时覆盖大量药物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规模效应,从而实质上降低新药研发成本。因此,能够帮助药企缩短药品的研发周期、降低研发成本、分散风险,越来越多的药企和CRO 企业合作进行药物研发。

20世纪末中国的CRO行业才开始起步。中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 CRO 公司是1996年美迪生药业服务公司(MDSPharma Services)在华投资设立的。

彼时,康龙化成创始人楼柏良正出国深造,师从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有机化学泰斗Hanessian教授,从事博士后工作。而后,他先后在美国Helios药物公司、Advanced SynTech药物公司开展药物研发工作,使他积累了一流的研发工作经验。

选择回国创业之前,楼柏良已经在国外生活了14年,在美国的时间越长,楼柏良越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化学制药行业的短板:缺少自主研发,没有专利药。

2002年,一次到北京作学术报告,楼柏良被国内的巨大变化所震撼,产生了归国创业的念头。2004年,楼柏良和弟弟楼小强一拍即合,创办康龙化成,从早期单一化学合成起家,逐渐向下游拓展,形成一体化的药物研究、开发及生产 CRO+CMO 服务平台。

起初,康龙化成只有30人的队伍,一直心怀教师梦的楼柏良又做老板又做导师,培养了大批人才。从上地信息路几十平米的实验室起步,多次迁址,逐步建立国际一流的实验室;聚起大批海归专家、学者,组建了化学、生物、药物代谢及药代动力学、药理、毒理等多元化的业务模式,形成建立了新药研发临床前的全流程服务。

2006年,当康龙化成首轮融资时,药明康德已启动赴美上市计划,成为国内CRO行业领头羊。彼时康龙化成还处在第三梯队,只有不到300人的团队,400万美金收入,估值仅仅1000多万美金。

2014-2016年期间,康龙化成全球药物发现CRO市场份额由1.5%提升至1.7%,超过科文斯及IQVIA成为全球第三大药物发现CRO企业。

2016年1月,康龙化成宣布2.8亿美元新一轮融资,由君联资本、中信并购基金领投,好买股权母基金参与跟投。这笔公司有史以来最大金额的融资主要用于拆除红筹架构,成为回A股上市的关键。

2018年,康龙化成在全球药物发现研发服务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2.3%,排名第三;而在国内医药研发服务市场,仅次于药明康德居亚军位置。药明康德已经是可以提供从药物靶点发现到商业化生产一站式服务的医药外包龙头企业。康龙化成以小分子化药为核心,通过设立子公司或收购合并其它企业来拓展自身业务范围。

2019年1月康龙化成在创业板挂牌上市,上市连封13个涨停板。同年11月再次成功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2019年年报显示,康龙化成在中国、英国及美国拥有超过6400名研发人员,研发人员占比达到86.57%。2019年公司净利5.4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64.30%,五年时间康龙化成归母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达到91.93%。

相较首轮融资时,公司的收入增长超过20倍。股价较发行时增长超过13倍。上市发行价仅7.66元/股,而截至2020年10月13日收盘价为112元/股。这也给早期的投资机构带来了高倍的投资回报。

尽管目前全球CRO市场份额仍然集中于欧美市场,国内企业起步较晚。随着全球药物研发活动的研发支岀增加及外部研发服务的渗透不断上升,各种规模的药企对CRO行业的需求仍在大幅增加。依靠国内较为完善的化工产业基础,以及低成本高素质的工程师红利等成本优势快速发展,中国科技企业有能力,也有机会充分分享全球CRO行业的成长红利。

3

科技产业红利徐徐展开

科技产业是飞驰中的列车轰鸣的引擎。股权投资在前行的时间中挖掘引擎中最核心的零部件,交给时间考验。在产业变革与爆发前夜,去伪存真,抓住时代机遇。投中行业头部公司,如同赶上了产业启程的大船,随着产业演变,好买股权母基金的投资显现出了行业中最高的性价比。

近三年半,好买股权母基金参投的企业中,已有59家企业先后上市,超500家企业获得后轮融资。

投资人通过股权母基金,通过优秀的基金管理人,最终支持到实体经济的发展中,在企业价值提升和资本市场认可中获取丰厚投资回报。

未来,好买股权母基金期待继续与投资者一起携手,乘科技的列车去更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