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资管:全球政策步调分化,复苏利好风险资
私募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1-08-21 06:38

市场洞察

概览

在疫苗接种和经济刺激方面,各国采取的政策存在显著差异,因而导致全球经济复苏的进展参差不齐。预期美国将在2021年引领复苏,而欧洲则紧随其后。中国经济已恢复常态,预期经济将持续增长。

全球通胀已如预期般加速,但尚不明朗的是,供给侧瓶颈、半导体短缺以及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等一系列一次性的因素是否会导致通胀持续更长的时间。

因为复苏步调不一,各国货币政策的未来走向可能也会大相径庭。某些较小经济体的央行已经转向鹰派政策。中国开始放缓信贷增长,转向正常化的货币政策。而在美国,尽管面临通胀上行的压力,货币政策仍然保持宽松。与此同时,大多数亚洲央行的政策重点仍然是平稳应对最新一轮的疫情感染潮。

1、全球复苏表现参差不齐

下一阶段的复苏将取决于疫苗接种的进展及其对消费和企业投资的推动。

在主要经济体中,美英两国在疫苗接种方面领先。中国和欧洲同样加快了接种速度。然而,由于一些民众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而且疫苗供应不足,亚洲其馀地区和其他新兴市场的接种则明显落后。

疫苗接种步伐更快的地区预期将迎来更为平坦的经济重启之路,从而吸引消费和企业投资。美国在进行大规模财政刺激的同时,正大力推进疫苗接种。

对于接种进度落后的地区,经济复苏可能要推迟到2022年甚至更晚。亚洲方面,出口前景依然向好,但内需和旅游业在2021年相信会保持低迷。

左图显示全球主要经济体至少已接种一剂新冠疫苗的人口所占百分比。2021年上半年,美英两国在疫苗接种人数上取得巨大进展。欧元区在过去两个月加快了疫苗接种。但是,亚洲在疫苗接种方面明显落后,原因是疫苗供应有限,另外一些公众对于是否接种疫苗也犹豫不决。

右图显示欧洲、美国和亚洲的新增感染人数。美国和欧洲的感染率逐渐下降,疫苗接种的成效应该会在未来两三个月显现。

2、 通胀受到一系列一次性因素的驱动

全球通胀如预期般加速。但在美国,价格走高可能更多受到一些一次性因素的推动。

美国就业市场供需失衡可能会导致短期内工资上涨。虽然失业率居高不下,但企业仍然面临招聘难的困境。随着补充失业补助政策的结束,这一状况可能在2021年第三季度有所缓解。

然而,货运成本持续上涨等供给侧瓶颈可能会持续对价格施压。半导体和燃料短缺也可能导致通胀在未来数月维持高位。

我们依然预期美国通胀率有望在2022年回归到美联储设定的2%的长期目标。然而,投资者仍需关注是否会有其他一次性因素导致货币政策正常化推迟,以及美联储是否会迫于压力提前加息。

预测、推算及其他前瞻性陈述均建基于现时之看法及预期,仅供说明之用,以显示可能出现的情况。 鉴于预测、推算及其他前瞻性陈述本身均附带不确定性及风险,故实际情况、结果及表现均可能与所反映或构想的情况出现重大落差。

上图显示了美国的总体及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通胀。PCE通胀是美联储的首选通胀衡量指标,其目标是将长期平均通胀率稳定在2%的水平。

鉴于近几年通胀率持续低于目标水平(过去三年为1.6%),结合其平均通胀目标,美联储应该会接受总体PCE通胀率在高于2%的水平持续一段时间。

3、各国央行各行其道

在经济复苏步调不一致的背景下,全球各国央行可能会采取不同策略来推动各自的货币政策回归正常。

鉴于其在全球市场的影响力,美联储的作用仍将受到最多关注。我们预期美联储将在2022年初放缓资产购买。如果通胀势头延续且失业率持续下降,美联储则预计需要在2023年进行首轮加息,甚至可能将加息提前至2022年。

中国人民银行已在2021年上半年放缓信贷增长,重点是遏制企业杠杆和房地产市场。

亚洲多个经济体持续爆发新的感染潮。因此,尽管亚洲各国的通胀在近期回升,各国央行仍延后了加息周期。这也可能在2021年下半年限制亚洲货币走强。

上图显示了成熟市场和新兴市场央行自2008年以来的加息或降息次数。从中可看出,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各国央行在2020年大幅降息,创造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降息次数的记录。

虽然通胀率在最近迅速上升,但各国央行在2021年可能不会做出大幅度的政策变动。我们预期在2022年和2023年看见更多的紧缩政策。

投资启示

经济复苏应该会继续利好风险资产。然而,复苏步调不一意味着亚洲投资者在进行跨区域配置时应采取更加主动的做法。

在中美两国,最为强劲的复苏阶段可能已经结束,但是从全球经济表现的对比来看,两国仍然领先。在欧洲,疫苗接种率的提高和欧洲复苏基金的支出也开始支持地区经济增长。

亚洲的内部需求因为新一轮的新冠感染潮而面临挑战,但其出口需求依然强劲。

由于市场持续担忧通胀风险,且货币政策在未来的正常化可能推高债券收益率,因此固定收益投资者需要采取更为灵活的策略。然而,在通胀率升高的环境中,投资者对现金收益的需求可能受到刺激,在关注高收益债券和新兴市场债券的同时,考虑更广泛的收益型资产类别,如高息股和另类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