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首富旗下童车大王"好孩子"被指赖薪千万
时间: 2017-08-31 16:24:26 来源:citicfunds.com
   

作为全球最大童车生产商好孩子集团的掌门人,宋郑还曾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列为第100位富豪。只是,一度号称“苏州首富”的宋郑还可能未曾料到,如今他要面临高管索薪上千万的尴尬局面。

《每日经济新闻》昨日从上海市卢湾区仲裁委了解到,该委已收到好孩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中国市场营销总经理白方(化名)递交的《劳动争议申诉书》,在这份申诉书中,白方洋洋洒洒罗列了数项公司拖欠他的工资、奖金、加班费、商业保险金等费用,总计费用达到惊人的1170余万元。

这起在普通人看来近似天文数字的讨薪,还不是宋郑还如今面临的最大麻烦,在公司赴香港上市仍旧遥遥无期的情况下,企业又面临着销售高管纷纷离职的棘手问题,而一旦失去赖以生存的销售渠道,好孩子集团无疑会受到严重打击。更让人惊诧的是,这波“离职潮”不仅仅起于“欠薪”,近1年内,好孩子集团已有多位高层先后离开,其中包括集团财务总监、网络部门负责人等多位高管。

而且,稍一注意就能发现,在这批近1年离职的高管中,普遍任职时间仅为3个月至1年。“来的时候千好万好,把我们请来,来了以后,度过刚开头那几个月,说句难听的话,有时候甚至不把我们当人看。”有高管告诉记者。面对一前一后的强烈反差,高管直呼“想不到,做梦都不会想到有这样的事情”。

还有高管直言不讳:“难以理解宋郑还这样的行为是出于什么心理?既然让我们来了,就应该让我们好好工作,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拖欠工资、奖金不发的情况呢?”

面对重重麻烦,全球童车大王宋郑还何去何从?

全球最大的童车制造商好孩子集团突然曝出高管追薪案!

昨日上午,记者从上海市卢湾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了解到,该委员会已于7月8日收到了好孩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中国市场营销总经理白方(化名)交来的《劳动争议申诉书》。白方向公司提出了偿还高达1170余万元欠薪的申诉请求。

好孩子集团的掌门人宋郑还曾位列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第100位,一度被称为“苏州首富”。如今销售高管追讨千万欠薪的局面,恐怕是他没有想到的。

公司给予美妙承诺

白方被公司重金挖来后尚不足一年时间。2007年4月,好孩子集团通过猎头公司,找到了白方。此时,白方正在广东一著名家用电器销售集团任国内市场营销总监一职。在该家用电器销售集团任职期间,北方经过十年的努力,从一名普通的业务员,升任集团高管。白方对自己的工作业绩颇为自豪:“在我直接领导下,该家电集团2006年国内年销售收入近百亿人民币;我的工作业绩、工作能力在全国家电行业内有目共睹,有很高的行业知名度,是较成功的职业经理人”,

白方说,短短的2个月时间内,公司总裁宋郑还、副总裁富晶秋多次约见他。宋郑还向他承诺高薪,并表示一旦公司上市,白方也将获得部分股权。好孩子集团甚至还找到白方的妻子、孩子,“晓之以情”。白方最终被感动了。

去年7月,双方签订了《聘用书》,公司承诺在3年内,除非白方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或给公司造成重大损失,否则公司不会与其解除合作关系。双方约定,白方的固定年薪为税后150万元,在完成董事会2007年销售收入增长32%的指标后,白方将得到绩效奖金100万元,公司将于春节前发放这笔钱。此外,白方还将得到年终超额绩效奖金,这部分奖金将以董事会和公司的销售预算为基础,根据增长毛利率的兑现比例,超额部分将于第二年6月兑现。另外,公司还将每月为白方报销1万元的住宿费用,提供日常公务用车和司机,并承诺补偿白方原公司支付的24万MBA学费,而在公司上市后,白方将会享有公司股票期权。

正是在这样优厚的条件下,白方离开了工作十年的原单位,举家搬迁到了上海,并于当年7月8日正式进入好孩子工作。

来到公司后,白方开始主管国内市场销售工作,并立即着手制定了相应的规章制度、集团销售战略规划、战术。在记者得到的一本好孩子集团内刊中,一篇名为《盘点2007展望2008中国市场2008工作年会系列报道》的文章写道:“2007年的中国市场销售收入实现了40%的增长率。然而,在2007年7月份年中时,中国市场销售收入成长率才为20%。这一惊人的增长率得益于公司总部在2007年下半年制定的适合市场特征的营销方案,同时也离不开分公司的辛勤付出,从而在2007年下半年这个儿童用品淡季时段实现大幅度的业绩增长”。

在另一篇名为《好孩子——我们共同的事业》的文章中,作者写道:“2007年,中国市场的淡季销售反而反超了旺季销售,实现了40%的成长,是10年来没有过的大成长,是非常不容易的”。

显然,作为国内市场销售负责人,白方的工作取得了良好成效。即使在2008年春节期间,白方仍忙于飞赴各地组织中国母婴论坛营销会议。然而这段繁忙的“蜜月期”,几乎成了他对公司最后的美好回忆。

双方裂缝渐生

白方与公司的矛盾并非毫无预兆。白方从原单位辞职时,为顺利办理离职手续,曾自己掏钱垫付了24万元的MBA培训费用。加盟好孩子时,公司承诺将为其补上这笔费用。刚进公司的头两个月,白方没好意思立即张口要回这笔钱,但此后,公司也并没有表露出尽快为白方补上这笔钱的迹象。去年9月份开始,白方先后5次将报销单送至分管副总裁富晶秋的秘书处,但却始终被富晶秋告知并未看到报销单。无奈之下,白方只得亲自将报销单交给富晶秋,却又被要求报销单必须交给秘书。就在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之下,白方一直没能收到这笔承诺会归还的学费。

白方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他感到吃惊。尽管其为公司销售做出了贡献,但白方并没有得到那笔“会在春节前发放”的绩效奖金100万元。春节期间持续的忙碌让白方无暇顾及此事。2008年3月份,白方找到宋郑还,希望能要回这笔钱,但却再次遭遇了“踢皮球”的局面。在宋郑还与公司财务总监之间多次来回折腾之后,白方甚至一度试图将宋郑还与财务总监等人聚集在一起,以期解决问题,但最终也是没能拿到这笔费用。

在屡次遭遇这样的事件之后,白方的工作热情顿减,再加之雪灾等客观因素,好孩子集团在今年上半年的销售业绩开始下降。双方之间的裂痕不可避免的产生了。

总经理降成文员

好孩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于今年6月3日向白方发出了一纸《通知》。《通知》中说:“通过对您的工作考核发现,您到任后经常违反员工手册迟到早退,今年以来更是频繁不到公司上班”。公司对白方的表现作出了结论,“您的工作实效遗憾地表明:您欠缺作为国内市场的营销总经理的合适能力,亦未付出应有的努力,直接导致公司2008上半年国内销售未能达到董事会预算目标。而‘出色完成销售’正是您应聘时的许诺和公司当初选择您的原因”。

基于上述情况,公司决定“适当调整您到中国市场售后服务部担任科长级文员工作,月工资也将相应调整为人民币3100元”。公司要求白方在接函后3个工作日内到昆山陆家公司本部报到,逾期不报到,则视为自动辞职。在通知的附件中,甚至详尽地为白方列出了公司班车的发车时间和行驶线路。

即使心中早已隐隐感到不安,如此之快的决裂依旧让白方措手不及。通知发出没多久,白方在上海公司的办公室被撤,公司提供的专车和司机也被别人“借用”,此后,门卫甚至一度被告知拒绝让白方进入公司,因为“他已经不是这家公司的员工了”。

申诉索薪超千万

白方不愿意不明不白地离开,他向上海市卢湾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递交了《劳动争议申诉书》,要求好孩子兑现曾经的承诺。在记者拿到的这份申诉书中,白方用大量的篇幅表达了自己愤慨的情绪:“申诉人系有较高行业知名度和声誉的职业经理人,被申诉公司单方违约,变更其承诺的工作条件和收入待遇,拖欠各项薪资,且在无任何证据情况下,书面认定申诉人严重违纪、无工作能力、不努力工作,其行为已违背劳动合同履行过程中的基本诚信和义务,给申诉人造成了惨重的职业损失,给申诉人声誉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白方要求公司支付其2008年5月、6月固定工资25万元、2007年的基本绩效奖金100万元、2007年的年度超额绩效奖金216万元、承诺支付的MBA学费24万元、2008年6月份房租费1万元、商业保险金2.464万元、应报销费用2.7万元、拖欠工资补偿金328.5万元、加班工资235.46万元、拖欠加班工资补偿金235.46万元、2008年6月、7月用车费用2万元,总计1172.57万元。

卢湾区仲裁委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该委已收到申诉书,并将受理此事,同时已向好孩子儿童用品有限公司发去了相应的通知。

白方表示,在持续讨要欠薪、奖金的过程中,公司展现了当初“追求”他时截然不同的态度。来到公司后,同事无人与他对话、交流,只能孤零零地一人坐在会议室内无所事事。“办公室被撤、没人敢跟我说话,讨薪的过程中,遭遇了种种‘冷暴力’。我现在已经请了心理辅导老师。”说这话时,白方低头,黯然神伤。

多名销售高管离职

白方已经不能在好孩子再呆下去,离职的销售部门高管却不止他一人。在好孩子任职尚不满两月的成明(化名)已被公司批准辞职。此前,成明在好孩子的职务是护理用品事业部全国销售总监。

据介绍,成明在进入好孩子工作前先后在国内外多家知名饮料生产商任销售部门负责人。好孩子再次通过猎头公司找到了成明,但当时事业蒸蒸日上的成明并没有接过好孩子抛来的绣球。好孩子并没有轻易放弃,公司董事长宋郑还、副总裁富晶秋轮番出马,多次找到成明,希望他能前往好孩子任职。今年5月19日,好孩子签出了一纸任命,成明履职好孩子。在成明看来,当初是好孩子的诚意感动了自己。

颇感受到重视的成明在极短的时间内,拟出了一个详尽的销售计划。计划拿出后,他得到了副总裁富晶秋的赞赏。可令成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仅仅1个月之后,他却面临着不得不递交辞呈的地步。成明邀请作为自己下属的数名大区销售经理聚餐的行为,成了公司领导眼中的“罪状”。深感自己在公司呆不下去的成明发出了一份自称为“探讨性”的辞呈,却立即得到了同意辞职的答复。

“我到现在还无法面对我的家人和以前的同事,甚至还不敢跟妻子说这事。职业经理人混到这份上,实在是太窝囊了。”成明说完苦涩地一笑,接着就是一声长叹。据他介绍,自己属下也有一名销售经理离职,而且童装事业部销售部门的负责人也离开了。他告诉记者,这些高管们的任职时间在三个月至一年之间。

另一名曾在国内某知名超市担任多年物流总监的马先生(化名)在好孩子集团任职近1年半,在谈到好孩子时,情绪依旧显得很激动:“我们高管在公司里的责任和义务不能实现平衡,公司就是一个家族化的企业。”

曾在好孩子集团任财务总监的木先生(化名)在记者表明了来意之后,带着疲惫且无奈的语气说道:“我对这些没有什么好说的”。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木先生仍旧表示,不想再对好孩子集团的事务发表任何看法。

好孩子公司未回应

昨日上午,记者向好孩子集团董事长宋郑还提出了采访要求,但接听电话的宋郑还表示其并不在上海,无法接受记者的采访。记者随后向其发去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并未收到回复。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好孩子集团上海公司,在这家位于香港新世界城48楼的豪华办公楼中,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络绎不绝,但公司依然没能满足记者的采访要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次员工和公司发生财务纠纷,现在我们这边并没有明确是哪一个领导、或者是哪一个部门在负责解决这件事情,宋总裁也不在公司,其他领导也都在开电话会议,没有人有时间接受采访。”

记者了解到,宋郑还平时并不经常来上海公司,通常会在昆山本部工作。

背景资料

好孩子集团

好孩子集团是中国最大的专业从事儿童用品研发、制造和销售的企业集团。产品包括:婴儿推车、自行车、学步车、三轮车、电动车、婴幼儿汽车安全座、童床、童装、餐椅、纸尿裤、哺育用具、浴具、安全用具等十几个门类,几千个品种。

好孩子是中国驰名商标。公司至今拥有2000多项国内、外专利,在国内同行中遥遥领先。

目前,好孩子童车在中国市场市场占有率超过60%,出口销往美国、南美、欧洲、东南亚、俄罗斯、日本等国家和地区。

占地1800亩的好孩子工业园拥有世界最大的婴儿车厂、儿童自行车厂、电动车厂、汽车座厂、木制品厂、塑胶厂、铝合金厂及童装厂等。

好孩子在全国有35家分公司、1000个专柜、20多个专卖店、300多个分销商和近万个销售网点。同时,也形成了一个由28个服务保障中心、125个联保服务站组成的消费者服务网络。好孩子还设立了国内第一个专业的育儿网站,每天点击数超过百万。

宋郑还

1949年出生于江苏

1968年~1973年,高中毕业后插队在农村务农

1982年,毕业于苏州大学数学系

1982年,任江苏昆山陆家镇中学数学教师、副校长

1988年,出任陆家镇中学濒临倒闭的校办工厂厂长,创办了“好孩子”品牌。之后,宋郑还立了以创新自主研发为本的旗帜,自主研发新的童车产品,迅速占领国内外市场。他多次引进战略合作伙伴,为公司的发展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

2001年,宋郑还被《福布斯》评为中国内地富豪排行榜第100名,人们称他为苏州首富。

netease


上一篇:监管趋严 几种情况不能成为私募管理人
下一篇:民意撕裂 特朗普废除奥巴马政令引国家“警察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