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明最新演讲透露明年选股策略:这三类公司
公募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19-12-10 04:46

2020年投资值得思考的问题有几个?11月23日,“基金大佬”、睿远基金总经理陈光明在某高校论坛上罕见公开演讲,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根据澎湃新闻获得的会议纪要,陈光明在演讲中表示,对于A股和港股市场,他的观点总体来说是谨慎偏乐观的。

  “我认为,未来估值继续收缩的概率不大,估值抬升的概率是存在的,所以自上而下的选股是有基础的。”陈光明称,从股票市场的性价比,从国内的历史和海外的比较来看,A股和H股都处于比较低估的阶段,随着新增财富的到来,海外资金和长钱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长期来看将会有平稳上升的趋势。

  关于2020年可能的超额收益的地方,陈光明认为有三个:一是持续超预期的一流公司,业绩的增长反映到股价的增长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二是短期承压导致估值便宜的优秀公司;三是有二流价格的一流半的公司。

  不过,陈光明也提醒大家,对于一些不处在头部的公司,还是要小心,目前的经济环境下,不处于细分行业前三位的公司可能风险系数还是比较大,这个市场总体来讲还是在强者恒强的过程。

  宏观:中国经济韧性可能好于预期

  “关于2020年展望,先从宏观经济形势谈起,其实宏观经济的预测难度是最大的,但讨论资本市场的展望,宏观经济是最基础的落脚点,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在陈光明看来,首先,中国经济韧性可能好于预期,其次,外需存在好转可能。

  陈光明说,我们已经看到社会的库存其实是偏低的,而基建后面可能会发力,所以实际上后面的数据未必像大家想的那么差。

  关于企业利润下滑的问题,陈光明认为,企业利润下滑,跟几大板块有关系,从终端角度跟汽车制造关系比较大,黑色金属和化工原料是因为前期供给侧改革使得基数太高了,对于这两个板块,如果说经济短期没有那么差,利润不见得一路往下滑。而汽车制造业其实拐点已经出现,向上弹的幅度不好说,但基本不会出现两位数的负增长。

  市场:谨慎乐观、长期充满信心

  展望2020年中国资本市场,陈光明从估值、企业利润、制度性改革、利率、居民财富配置和海外资金配置几方面来阐述自己的观点。

  “整体而言,从股票市场的性价比,从国内的历史和海外的比较来看,A股和H股都处于比较低估的阶段,随着新增财富的到来,海外资金和长钱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长期来看将会有平稳上升的趋势。”陈光明判断,目前,经济处于转型升级中,现在要做的事情是社会生产率的提升,无论是资本形成的深化,还有人口的问题,都面临比较大的压力,只能靠全社会生产率的提升。

  陈光明指出,中国长期来看的主要优势在于巨大市场的规模效应,市场较小的国家无法成为制造业大国,因为无论做什么研发或生产线投入,其规模达不到规模经济的量,但是中国有14亿人口,有巨大的统一的市场,规模效应优势就在各行各业得到体现,无论是过去的家电,还是未来的汽车,除了集成电路由于资本和技术密集型,有一点点难度,其他绝大多数行业都会逐渐走向世界的前列,当然这是非常长期的事情,但是我们对此要有信心。

  具体来看,估值方面,陈光明认为,无论从横向还是纵向的比较看,中国的股市是处于相对较低的位置,或者说全球较低的位置。但是很多人不太看这个,因为期限太短了,估值的恢复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兑现,可能3-5年才能看到。我认为,未来估值继续收缩的概率不大,估值抬升的概率是存在的,所以自上而下的选股是有基础的,对于整体的市场,我是偏谨慎乐观的。

  企业利润方面,陈光明指出,很多人觉得经济不好就会带来上市公司的收入不好,进而带来利润和EPS不好,进而影响到股市不好。但这里面的逻辑是存在两个弱相关的,一是上市公司的收入和GDP的增长不是那么相关,上市公司是比较优秀的公司或者说一些龙头的代表,现在的经济不好可能是小企业退出的特别多,而大企业没有那么不好;二是即使上市公司的收入不那么好,也未必带来利润的大幅下降,反而有些龙头公司还在持续增长。现在有很多竞争结构好的行业,收入增长率下降之后利润率也没什么变化,甚至还有提高的,而且整体来讲其收入增长是比GDP增长要快的,所以很多公司保持两位数的收入和利润增长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关于资本市场的制度性改革,陈光明指出,制度性的变革一直在做,首先引进外资,这是这几年生态变化的巨大推动力;其次是国内长期资金的落实问题,可能需要点时间,3-5年内我觉得会有一个明显的变化;三是加强市场的监管,对不好的上市公司要严格地淘汰,对好的公司要扶持。

  利率方面,陈光明说,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分子分母都会同时下降,这个几乎是必然的,预期2020年二季度以后无风险利率将会下行。

  “居民财富配置可能会在这两年出现一个分水岭,每年新增的再投资只要对股市多出一部分,对于股市的帮助就会显现出来。”陈光明特别提到,中国的居民财富配置失衡的问题,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家庭在房产上的配置超过七成。从GDP、市值、地产三者比例来看,美国三者为1:1:1;我国大概是1:0.7:5。这个问题出现了很多年,却没有改变的契机和催化剂,但现在这个催化剂出现了,政策使房地产价格的上升预期减弱。

  陈光明还提醒大家要谨慎对待外资增配的逻辑。“从长期来讲,我觉得海外资金增配中国没有问题,但从短期来看,比如今年下半年就没怎么增长,可能是由于不确定等等因素,所以对外资增配这个逻辑的短期判断需要谨慎。”

  思考:投资超额收益的来源

  关于2020年可能的超额收益的地方,陈光明认为有三个:一是持续超预期的一流公司,业绩的增长反映到股价的增长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二是短期承压导致估值便宜的优秀公司;三是有二流价格的一流半的公司。

  在陈光明看来,好公司是应该有溢价的,我们从过去追求又好又便宜,到现在认为一流公司一流价格,甚至有些公司已经存在一些溢价了,在此基础上想要取得超额收益,对大家来说是个挑战,等到这些公司的价格给到充分的时候,我们要做出一些不同于市场的前瞻性判断。

  行业承压的优秀公司有没有投资价值?陈光明说,对于核心资产的定义,我们往往定义成涨得最好的公司,对于那些没怎么涨的优秀公司,由于短期承压,很多没有被定义为核心资产,这些公司的价值从短期博弈的角度来看还没到底,但是需要把时间拉长来看。

  作为价值投资者,陈光明指出,关注的核心不是一个公司到底好不好,而是这个公司有没有被充分的估值。好品质是一定要给溢价的,但是有个度,需要自下而上地分析哪些可能被低估,哪些可能被高估。

  “我们做价值投资最核心的一点是,如果真的要把这个公司私有化揣在自己口袋里,你是否真的愿意,如果不愿意,即使买到很重仓,多少带有一些投机性。”陈光明说,价值投资其实也都是一个套利的过程,其实有很多都不是说一定要做得很长,之所以把长期和价值投资结合在一起,是说要有做长期判断的准备。

  在陈光明看来,万一资产价格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有长期这个工具保护就不会太担心。但如果一两年内价格就已经实现了,就必须得卖,才是真正的价值投资,所以长期是一个工具,而不是价值投资的核心,价值投资的核心是价格比价值低。

  因此,价值投资的套利分为四类:一是基于时间的套利,基于时间的复利的增长;二是基于企业护城河的套利,只有有壁垒的公司才有谈基于时间的增长的意义,如果没有护城河,就是一个平均回报,如果只有平均回报其实买什么都一样;三是基于企业家的套利,就是挑哪些企业家是比别人家做得好的,好的企业家会构建和挖深护城河而不会损坏护城河;四是基于人性的套利,即人弃我取,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可以克服和利用人性的一些弱点。

  相关报道>>>

  陈光明最新演讲:2020仍强者恒强 最看好三类公司

  深度解析!陈光明展望明年:对市场共识的“反向思考” 有时恰是藏宝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