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反腐首次官宣!辞退60多人 10余人被移送公安
公司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0-02-14 12:26

  12月26日,腾讯集团发布反舞弊通报,对外公开了2019年前三季度的工作进展,共发现查处违反“高压线”案件40余起,其中60余人因触犯“高压线”被辞退,10余人因违法犯罪被移送公安司法机关。

  同时,有16家外部公司被新增进入腾讯公司永不合作主体清单。

  这是腾讯集团反舞弊调查部首次对外发布内部违规案件。

  腾讯10余人被移送公安机关

  通报指出,2019年前三季度,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共发现查处违反“高压线”案件40余起,其中60余人因触犯“高压线”被辞退,10余人因涉嫌违法犯罪被移送公安司法机关。

  此次通报的违规情况涉及部门包括腾讯公司六大事业群的四个,涉案雇员最高职级为总监。

  TEG(技术工程事业群)

  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

  IEG(互动娱乐事业群)

  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

  前OMG(原门户与视频业务)

  前SNG(原QQ业务)等事业部

  雇员职级包括总监、组长和员工,未涉及WXG(微信事业群)和CDG(企业发展事业群)。

  根据通报,上述违规行为主要集中在侵占公司资产、收受贿赂等方面。

  以下为相关典型案例:

  在相关案件中,腾讯的供应商或业务合作伙伴向腾讯公司工作人员行贿;或者通过其他手段谋取不正当利益的,都将被列入腾讯黑名单,永不合作,不再接受其提供的任何产品或服务。如违反国家规定,还将移交工商、公安等执法机关处理。

  回顾腾讯上一次爆出大量反舞弊案件还是在2014年前后。

  包括2014年,腾讯向公安机关举报岳雨和刘春宁两名离职高管贪腐案中,岳雨在腾讯网络媒体拓展部和在线视频部总监期间与下属侵占公司资产373.9万,岳雨伙同刘春宁受贿70万。

  2014年12月,腾讯反舞弊团队内部调查证实,一名员工参股外部公司并担任该公司商务总监一职;另有一名总监在职期间,持股两家与腾讯有合作关系或竞争关系的公司且未申报。

  2015年3月,腾讯反舞弊团队收到举报并证实,从2014年3月至2015年3月,一名员工违规为外部用户解封QQ号码,共收取好处费人民币数十万元。

  2015年4月14日,腾讯公司内部通报了四起违反“腾讯高压线”的事件,其中两起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移送到公安机关处理。

  互联网公司反腐渐入高潮

  事实上,今年以来,对内部腐败舞弊加强治理的互联网公司不止腾讯一家。中国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史上最严苛的“反腐”时代。

  有报告显示,仅今年前7个月便有8家互联网公司爆出110余起反腐案件,共涉及220余人被开除或移送公安机关,案件数量和涉事人数均为2015年的11倍以上。

  其中,今年7月份,便有美团、360、小米、暴风集团、滴滴出行、百度共6家企业接连曝光了40余起员工腐败或舞弊案件,与2018年一整年曝出的规模相当。

  上至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下至百度一名实习生因违规外传业务数据被辞退,这场“反腐风暴”波及范围之广同样令人咋舌。

  而反腐行动最严厉的措施是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等罪名追究刑事责任。

  近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了多份互联网公司员工腐败案判决书。

  包伟(化名)是一名“90后”产品经理。2017年10月至2018年11月间,包伟利用职务便利,从深圳市一家公司采购商品,并为该公司销售平台提供活动资源位,帮助其提高销售额,非法收受该公司贿赂款人民币631万余元。

  判决书显示,包伟于2018年11月20日被其所在公司盘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的受贿事实。最终,包伟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其家人代为退赃的56万余元和他银行卡被冻结的违法所得570万余元均被没收。

  判决书中显示的证据中,包括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出具的任职情况等报案材料及谅解书。

  京东近年来一直大力进行内部反腐。

  刘强东曾说:

  就算你只贪了10万块钱,也愿意花1000万给查出来。

  京东也曾多次公布内部反腐成果。2018年8月一份内部文件显示,16人被处罚,其中5人来自物流部门(2人被刑拘)。

  2017年底,陌陌公司向警方报案。

  起因是陌陌公司内审部门收到举报称,一家第三方推广公司提供的数据有虚假成分,且陌陌公司负责对接的员工张媛(化名)、寿丽(化名)收受贿赂,二人在公司调查之际又突然辞职。

  两人均为“85后”,事发时任职陌陌公司渠道部,为上下级关系。2016年2月至2017年2月间,陌陌公司委托一家公司进行推广,按照对方提供的有效注册用户数量按月向其支付费用。

  判决书显示,具体事务由张媛带领的渠道组负责。他们团队对代理商做基础审查,将可选择的名单汇总给张媛决定,按照流程上报副总裁签字,就可以开展业务了。寿丽具体负责对该公司的初审和后期合作。

  判决书显示,合作公司的销售部客户经理证言称,“合作过程中,她们提出要返点”。

  法院认定张媛和寿丽平分了该公司返点款105.8万元,最终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两人判刑3年和1年8个月,并没收了违法所得。

  寿丽在供述中称,当收到第一笔返点款18万元时,“我心里比较紧张就跟张媛说了这事儿,张媛说做这行没有不拿钱的,没事”。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布的判决书还显示,有的互联网公司员工利用职务便利,违规发放认证码,4个月时间内就受贿近百万。不仅造成所在公司潜在分账损失,损害公司信誉,且会扰乱互联网行业的商业秩序。

  今年8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一则《互联网公司高调反腐,危机公关还是刮骨疗毒?》的短视频,提出“震慑很有必要,但震慑之后,更需要在标本兼治上下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