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杠杆风险引发监管机构关注
课堂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19-06-01 09:10

监管机构正在关注对冲基金是否会危及金融市场的稳定。在 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崩溃的20年后,监管者仍在努力理解对冲基金是否会危及金融市场的稳定。

全球监管机构希望分析对冲基金对杠杆的使用,来更明确对冲基金在金融系统中的地位,从而加强对其的监管。资产管理公司抵制将他们的业务归类为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sifis)。与之相对,自2007 -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上最大的银行和保险公司受到了沉重的限制。

关于是否将资产管理公司归类为Sifi的辩论仍将继续,11月,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就制定一致的关于杠杆的政策展开了磋商,希望能够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域达成一致性。

都柏林三一学院法律助理教授Alexandros Seretakis表示,监管者密切关注对冲基金至关重要。“最大的对冲基金正在变得越来越庞大,它们拥有最大的杠杆。衍生品是对冲基金杠杆效应的主要来源”。

他补充道:“我们现在受到了更好的保护,防止LTCM( 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再次发生,但考虑到权力集中在最大的对冲基金经理身上,监管者采取主动是明智的。”杠杆利用借来的钱和衍生品,无需大量本金,就可扩大基金对市场波动的敞口。杠杆可以提高回报,但同样可以大大放大损失。

在1998年俄罗斯政府拖欠部分债务,陷入困境之前,LTCM已经凭借48亿美元的本金,借入了1250亿美元的资本。杠杆高达26倍,同时,他用借来的钱建立了60000多个交易头寸,总名义价值预计已超过1.4万亿美元。

美联储和美国主要的金融监管机构证券交易委员会并不知道LTCM积累的杠杆水平。美国监管机构不得不精心策划救援行动,因为损失迅速增加,导致人们担心LTCM的崩溃,会导致华尔街多所银行倒闭,引发危机。救援后,监管机构指出,LTCM只披露极少信息的做法使得银行合作伙伴和其他交易对手无法评估其累积的风险。

其他问题随之而来,尤其是在2007年8月的金融危机中,诸多量化对冲基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损失。这些威胁会造成危险的反馈循环,并表明对冲基金行业的系统性风险被低估了。

从那以后,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对冲基金行业的规模已经增加了两倍多,达到3.2万亿美元,借款的使用也减少了。但衍生品的作用,有时被称为合成杠杆,仍然不太为人所知。

SEC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对冲基金经理持有的衍生品合约名义价值为14万亿美元(占其合并净资产值的353% ),高于去年同期的10.2万亿美元(占合并资产净值的283 % )。报告显示,近30 %的风险敞口由10家最大的对冲基金持有,这说明了衍生品持有的集中性。

监管者希望深入调查数据,因为不同类型对冲基金所使用的杠杆数量存在差异。全球宏观对冲基金传统上使用高水平的综合杠杆,而定量集中型基金通常借入现金,以从资产之间的微小价差获利。

由于数据报告问题,欧洲监管机构还没有开始公布全欧盟对冲基金杠杆水平的衡量标准。游说团体另类投资管理协会的副首席执行官Jiri Krol表示,监管机构在评估风险时需要考虑对冲基金的流动性状况。

他指出,最近英格兰银行的一项分析表明,资产管理公司、包括对冲基金,持有足够的现金和政府债券,以应对金融系统的巨大冲击。然而,英国央行警告称,需要“更全面和一致的监管”。咨询公司Oxera的高级顾问、前金融行为管理局首席经济学家Peter Andrews质疑新的杠杆披露是否有助于监管机构预防问题。

“真正的衍生工具杠杆很难衡量。这可能会受到复杂会计的影响,复杂会计衡量历史波动性和资产类型之间相关性,在市场承压时期可能会崩溃。换句话说,这些信息可能误导那些寻求稳定的人。”

那么,监管机构到底应该对这些不完善的信息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

Andrews表示:“如果监管者干预以限制杠杆的使用,他们有可能扰乱市场。”

三个杠杆指标

Iosco旨在帮助国家监管者确定哪些资金值得进一步分析和监测。

它正在研究三个综合杠杆指标:

名义风险总额是衡量基金衍生头寸和其他投资的未偿价值;GNE(Gross notional exposure)很简单,但如果某些衍生品被用于对冲,可能会产生误导;GNE没有区分对更不稳定的资产类别(如股票和商品)的风险敞口和对较不稳定的资产(如短期利率合同)的风险敞口。

调整后的GNE旨在考虑基金对利率衍生品和期权的风险敞口。名义净敞口(Net notional exposure)评估使用基于相同基础资产的衍生工具的交易净值。NNE也可以扩展到对冲行为,即基金使用衍生品组合来抵消交易风险。由于这三个指标都有缺陷,Iosco询问受访者是否认为还有其他措施可以帮助监管机构进行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