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弘药业业绩“爆雷” 公募私募甩卖康弘药业
新闻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21-05-15 11:45

上市公司年报披露即将结束,但康弘药业却在这个关头取得了“爆雷”的业绩。4月26日,康弘药业披露业绩修正公告,将此前在2020年业绩快报之中披露的净利润8.39亿元修正为-2.7亿元,间接减少近11亿元。在此之前,康弘药业刚刚宣布终止其核心产品康柏西普眼用注射液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这也直接导致公司股票在一个月内腰斩。

康弘药业的主营业务是药品和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于2015年重新登陆A股市场。康弘药业此次业绩大幅下调的主要原因是其核心产品康柏西普海外三期临床失败,导致无形资产损失约14亿元

据了解,康柏西普眼用注射液是公司自主研发的特异抑制血管新生的受体抗体融合蛋白,2014年在中国上市。2018年5月,康弘药业全资子公司康弘生物启动了“PANDA试验”,该项目是指评估眼用注射液康柏西普治疗新生血管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的临床试验项目。今年4月9日,PANDA试验科学指导委员会认为PANDA试验未能达到预期目标,建议公司停止PANDA试验。随后,康弘药业决定停止全球 PANDA试验。

康弘停止临床试验有三个原因。首先,自2020年末以后,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外部环境变化等因素给临床研究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和影响。其次,各国出台的各种控制措施,使大量受试者失去了随访和窗口,符合PANDA试验用药方案的病例逐渐减少到登记病例的40%下列。第三,68个实验中心超过一半的受试者在注射之后的视力变化与基线相比等于甚至低于零,这与以往实验药物的临床研究和大量的具体使用经验有很大不同。

核心产品的海外临床试验失败意味着康弘药业在该项目之上投入的大量资金被浪费了。4月13日,康弘药业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之上表示,截至2020年12月4日,康柏西普国际Ⅲ期临床试验已经累计投入13.11亿元,主要用于支付cro公司、临床操作人员招聘、咨询费、样品制作等费用,化学研究等试验的终止意味着预计今后不会带来任何经济效益。累计资本化支出13.97亿元转入当期损益,公司2020年利润总额和营业利润减少13.97亿元,所得税费用减少3.82亿元,而净利润将减少10.15亿元。

康弘药业此次业绩下修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公司与房健民、Welch Institute Inc始于2018年3月的专利技术转让及使用费诉讼案件终于有了结果。

根据公告,康弘药业与原告于4月15日签订了调解协议。根据调解协议,康弘制药需向原告一次性支付含税转让款2.68亿元。对于业绩下调的原因,康弘药业表示,今年2月27日《2020年度业绩快报》披露时,官司没有显著进展。由于结果的不确定性,该公司出于慎重考虑确认了该事项的预计负债,截至2020年初累计确认负债1.58亿元。

康弘药业基本面继续“爆雷”,所以康弘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二级市场的表现自然不尽如人意,公司股价在过去一个月之内几乎减半。

自2019年以后,康弘药业股价经历了一轮显著的上涨,并于去年9月上涨至52.6元股,幅度上升116.73%。但后来就下降了,特别是今年3月29日以后。截至4月26日收盘,康弘药业股价为19.96元股,较去年高点下跌超六成。

康柏西普临床试验重新停牌之后,康弘药业自4月12日以后已时隔三个跌停,也被机构卖出。4月14日,康弘药业的龙榜数据显示,国信证券深圳振华路证券营业部,疑似高毅冯柳的共同席位,是第二个卖方,卖出4268.7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由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一号远望基金”在去年中报时新进成为康弘药业第7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数量为1000万股,并在去年三季度增持了1600万股,合计持股数量增至2600万股。截止去年三季度末,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还有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混合,以及董承非管理的兴全社会责任混合、兴全新视野定开混合。

4月14日,康弘药业也遭遇机构资金集体抛售。当日该公司龙虎榜卖家的其他4个席位全部被机构专席占据,总销售额为958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