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1970-01-01 08:00

“我手上的基金这周又亏了,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核心资产过去一个月老在回调,昨天医药还集体下跌,明年它们还能涨吗?”“基金规模一大,年轻私募的管理能力还能跟得上吗?”

领涨了全年的“核心资产”,在2019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月里带头回调,这导致了过去一段业绩领跑的一些选股型基金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撤。好买君也在近期收到不少投资人发来的“问号三连”,对来年的布局颇有一些担心。

尤其是面对过去几年规模激增的白马私募,投资者们更是在要不要“买它”之间踌躇。不买怕跟不上进化的速度,买了又担心基金经理的能力边界。

当今年逐渐走向尾声,市场似乎也走到一个分水岭,面对短期震荡和长期趋势,这些私募基金经理究竟会做哪些调整?私募大佬又将如何布局自己的未来呢?

01

收官战里的成败萧何

今年业绩突出的一批选股型私募基金为什么会在近期出现回撤?所谓涨跌同源,恐怕还是得先从如今的市场说起。

1、岁末年初时节,政策面和宏观经济基本面仍然在等待更为确定的转暖信号,市场趋于谨慎。

2、进入收官之战的A股并不平静,在今年的结构性行情中收获颇丰的基金,也随着业绩考核期的到来,出现了一些落袋为安、获利了结的行为,许多公募基金扎堆分红。

3、过去数年持续带来超额收益的消费股、医药股,估值被推到高位。被机构投资者集中重仓的龙头白马股,正经受着拥挤交易的考验。

今年的收官之战暗流涌动,领跑的人在考虑保住胜果,追赶的人在思虑来年布局。震荡中的A股,情绪偏冷,内外部各种因素的错综繁复,也让不少投资者心生杂念。

其中,领涨的消费股、医药股,连续回调更是给市场带来了丝丝焦虑。所谓涨着涨着就相信了,跌着跌着就怀疑了。原先因为提前挖掘出龙头明星股,而受到认可和追捧的基金经理,如今也开始承担着投资者对他们未来业绩表现的犹疑。

混沌之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做出选择。是殚精竭虑地怀疑市场、怀疑他人、怀疑自己,还是接纳更长期的投资观和更专业的服务?

好买君做过一个研究。我们把某坚定长期投资理念的知名选股型私募基金旗下一只代表产品的前五大重仓股拿出来做了一个模拟组合,这五大重仓股在这个基金的持仓占比中达到64%。但随着时间的拉长,这个模拟组合的收益被真正的产品越拉越开。这并非由于基金经理在频繁更换股票,而是因为,尽管基金会长期持有一些股票,但是作为一个组合,随时都会发生“新发掘股票进入组合”以及“到了股票卖出的点就将其剔出组合”的动态调整。

数据来源:Wind,好买基金研究中心数据区间:2016.3.29-2019.11.30

所以评判选股型基金产品的关键、真正关系到管理人成败的,不是系统性风险,也不是市场热点的切换,更不是特定投资风格的失效,而是基金经理与时俱进、持续挖掘出好股票的能力。

而对于选股型基金的持有者来说,重要的并不是基金经理买过的股票涨不涨了,而是他的选股能力在不在了。在这里,长期的历史业绩虽然不能被拿来当成未来收益的保证,但至少是基金经理选股能力的一个佐证。

02

规模会成为限制吗?

另一个重要的担心是,随着一批绩优的中小私募如今“量价齐飞”——净值上升的同时,新进资金也慕名而来,规模扩张之后,是否会使得业绩出现下滑?基金经理又能否守住自己的能力圈呢?

这个问题我们要拆开来看。

如果从策略出发,高频交易者,规模很快就会受到限制。那股多策略最多又能承纳多少资金呢?好买君做了一个测算,在2019年11月的市场基础上,A股的流通总市值是443094亿元。如果基金经理不举牌(作者注:单只股票持股不超过其市值的5%),并在现在的A股市场中精选10%的股票,按流通市值计算,股多策略能够容纳2215亿元的资金。

也就是说,一个选股型的基金经理,全部产品采用复制策略的话,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没有任何一家股多型私募基金要考虑规模的问题,更重要的还是要选到好股票。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能力圈的问题。随着规模的扩大,基金经理的管理能力能够覆盖更广大的资金面吗?

03

兵马未动,基建先行

第一,真正有远见的私募,不论年轻与否,都有更长远的规划。

2003年投入运营的上海5号线,原先的车辆只有4节编组,这种设计失误让后来的5号线挤到众怨沸腾,2016年,运营方终于决定将4节编组增至6节编组时,不得不再重新投入人力物力做改造,缺乏远见的规划令用户体验大打折扣。

我们看待白马私募与规模扩张的关系,和基建规划与城市发展之间的关系类似,只有早早把路铺好的人,才不会重新返工打补丁。

比如汉和就从成立之初就非常看重投研人员的自主培养,并建立起了一整套快速培养投研人员的自主体系。用罗晓春自己的话来说,“对于汉和投研的研究员来说,我们按照公司的想法和投资理念对其进行标准化、规划化、系统化的培养。尽管经验和对市场的认识需要时间来沉淀,但经过培养能力可以不断提升,这就意味着我将自己的能力圈放大了,而这样的团队的战斗力是可以呈几何式放大的。”

▼国内主流私募基金投研模式

来源:好买基金研究中心整理

第二,信任来源于业绩,但更来自于时间。

以短期涨跌论英雄,这样的亏,才是做投资最大的亏。

我们很容易把对未来的不确定,转移到对短期业绩的过分关注上。人性是很难克服的。但我们都知道,葡萄从播种到成熟到酿成美酒,通常需要数年的时间,总是担心明天是晴天还是雨天,则难免鳃鳃过虑。天气有阴晴雨雪,股市有涨跌起伏,这都是很自然的现象。

更重要的是,要知道葡萄园的主人是不是一个好匠人。

此外,一些在公募经过磨练之后创办私募的基金经理,不仅拥有良好的历史业绩,有不少人也曾有过管理大资金的经验,如睿璞投资的基金经理蔡海洪,在易方达担任基金经理时就管理过超过百亿的资金。而泰旸资产的刘天君则曾经担任过国内头部公募基金公司嘉实的股票投资总监,管理规模也达到百亿以上。

04

基金经理看后市

那么,在如今充满不确定的市场里,国内最优秀的一批私募大佬们又如何看待后市的布局呢?

重阳投资王庆:结构性机会更加丰富

当前市场下行风险不大,因为现在的宏观环境和2018年下半年,尤其是与2018年三、四季度市场承受最大下行压力时有很大不同。

从国内来看,去杠杆政策正在调整,资本市场地位被决策层提高到前所未有的地位,资本市场整体的制度环境也更加有利;从国际来看,去年美国联储处于加息通道,今年则多次降息;中美关系趋缓。这些环境因素的变化使我们当前的环境与去年相比有很大改善。

展望明年,我们认为市场即使存在下行压力,下行空间也是比较小的。相反我们认为市场上行空间比下行空间要大,系统性机会大于系统性风险。尤其是H股的投资价值越来越突出。

总体上我们更倾向于认为接下来的机会将呈现明显的结构性分化行情,结构性机会将更加丰富,未来可投资的机会依然不少。作为专业投资者,在这个时点上应该是积极布局的时候。

凯丰投资高滨 :看好几乎所有中国相关资产

2019年在犹豫中开局,但结果却出人意料地好,虽然经济增速继续缓慢走弱,股票却在震荡中筑底成功走出牛市,其中的结构性机会甚至比指数展示的更强。未来一年,我们对几乎所有中国相关资产都持有乐观看法,不排除股债汇商品的一个整体牛市。

这个判断主要基于四个方面:猪瘟诱导的高通胀担忧放缓带来利率下降空间的打开,支撑债券与股票;实际增速企稳同时名义增速回升带来非金融行业盈利复苏,支撑股票与商品;贸易战持久化与香港稳定后中国整体信心提升带来风险溢价的下降与估值的提升,支撑股票与信用债;美欧量化宽松带来的全球风险偏好趋向新兴市场特别是估值较低的中国市场,支撑股票债券与人民币。

这个判断的风险因素在于美股与发达国家市场债券,经历了一年债券逼空之后,发达国家债券泡沫只能靠央行印钞来维持。如果商品价格因为供给因素大幅上升带来通胀冲击,发达国家债券泡沫存在破裂风险,利率如果因此大幅攀升,全球风险资产包括中国都会受到负面冲击。

汉和资本罗晓春:坚定看多中国优秀企业

我们坚信,中国未来必然会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伴随着这个不断超越的过程,中国定然涌现一批全球范围的领袖企业。做为超长期价值投资践行者,我们致力于寻找并理解被投资企业的长期内在价值,通过伴随企业成长,分享成长红利。

泰旸资产刘天君:与时俱进,创新驱动

年底高估值、医药政策变化、获利了结心理导致市场调整,我们认为当前时点不必过度恐慌。对于行业逻辑清晰,基本面优秀的优质公司,应在市场情绪恐慌时找合适的价格买入。

展望后市,我们认为“高α低β”的市场环境仍将延续,我们需要更加深度研究各子行业的变化趋势及个股的竞争优势,仔细甄别α和β,提出新经济中的伪成长,保留旧经济中的真价值。

我们再次强调,我们长期看好核心蓝筹,但核心蓝筹并不只是贵州茅台,也并不只是食品饮料等大消费,还应包含代表中国经济转型动力的科技、医药板块的龙头公司。

经济下行背景下消费行业明显分化,以汽车为首的耐用品行业持续下滑,而化妆品、运动服饰等日用品则表现良好,增速持续超过10%,维持较高景气度。另外,新一代年轻人的消费行为变化会催生出新的消费需求,行业整合过程中,龙头公司将持续收益。

受益于老龄化和医疗需求高端化,医药行业有刚性的需求,是永不衰落的朝阳。此外,科技行业也会持续投入研究,进行挖掘。

世诚投资陈家琳:宏观友好,微观挑战

宏观层面,无论是GDP增速还是通胀水平,明年都不如今年。不过从决定市场表现的最大推动因素“预期差”这个角度,情况则正好相反。今年的宏观环境及政策大致是低于年初的预期,并对市场构成了一定的制约,而对于明年的预期,目前的预期已经调整到一个更加合理、更切实际的水平——这反而有利于股市。

今年机构抱团“核心资产”导致龙头白马股的大范围大幅超额收益的现象在2020年恐难以再现。这主要是因为“核心资产”的估值已经到了历史高位,再往上突破的空间非常有限。实际上,我们认为有相对数量的龙头白马股因为估值中枢需要回归到更加合理水平,从而对股价形成明显的拖累。

就投资策略而言,鉴于上述判断,从预期差角度,我们不会过度回避与宏观相关的(低估值)板块。对于龙头白马股,我们将通过更加深入的研究来识别风险和机遇,锁定估值能挺住甚至还能小幅扩张的个股、规避有预期及估值风险的品种。对于非核心资产但基本面持续改善的行业和公司,我们认为明年存在有阶段性“逆袭”的机会,也会择机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