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冠军“宝银系”明争升级 暗斗12亿新华百货
私募
中信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基金开户-中信基金管理
admin
2019-05-10 18:03

【私募冠军“宝银系”明争升级 暗斗12亿新华百货股权】自“宝银系”掌门人崔军涉嫌职务侵占罪被立案后,崔军之女崔雯雯与“宝银系”二股东成健展开内斗。双方各向证监、中基协、公安机关报送材料,互称对方侵占公司财产。(中信基金)

 

  自“宝银系”掌门人崔军涉嫌职务侵占罪被立案后,崔军之女崔雯雯与“宝银系”二股东成健展开内斗。双方各向证监、中基协、公安机关报送材料,互称对方侵占公司财产。

  4月24日,崔雯雯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宝银系”正询价卖出所持新华百货(600785.SH)股权。成健也向记者坦言,“宝银系”已无能力控制新华百货。成健团队表示,目前情况很严重,“宝银系”能否与新华百货合作共赢很难说。

  曾几何时,“宝银系”与“物美系”争夺新华百货实控权。现在来看,内斗旋涡中的“宝银系”似乎已无力与“物美系”对抗。

  私募大佬崔军被立案调查

  上海宝银创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银创赢”)第一大股东、法定代表人崔军曾因连续举牌新华百货而名噪一时。

  4月22日晚间,宝银创赢官网发布公告称:“崔军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原高管王敏也已被公司开除。宝银创赢第二大股东、监事成健已依据公司法、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履责,并协助公安机关开展对其他涉案人员的追责程序。”

  此外,该网站还发布了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的《立案决定书》。另据记者了解,上述官网目前由成健团队控制。

  4月23日,成健团队发给记者的材料显示,涉案的私募基金产品是“上海宝银创赢上市股权基金”共3期,于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期间成立,均由宝银创赢担任管理人。

  成健团队称:“2011年到2014年10月,崔军和成健共同管理公司的财务、网银和U盾。期间,崔军负责投资研究,成健负责募集基金。2014年,在公司具备一定的业绩和规模后,崔军就架空成健的权利,私自注销网银、U盾。”

  成健团队向记者表示:“崔军私自注册并控制了上海兆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兆赢’),把宝银创赢的资金输入到该公司。资金通过宝银创赢募集,代销费用由宝银创赢支付,资金却流向了上海兆赢。崔军是宝银创赢的基金经理,王敏是风控总监,两人串通签署了基金投资协议,托管方看到协议后,将9000万元资金划入上海兆赢。崔军可以自由调拨资金。同时,还存在大笔可疑的咨询费支出。”

  成健团队称,崔军挪用投资者资金投入上海兆赢后,举牌新华百货。“举牌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崔军一意孤行地‘短融长投’,并和新华百货大股东物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始终无法达成共识。”成健团队表示,2018年10月,投资人发现上述基金巨额亏损后,审查了崔军的相关信息,并前往公安机关报案。

  冻结股权与“新公章”

  对于成健团队的上述指控,崔雯雯(现宝银创赢总经理)和宝银创赢风控总监王敏,却有截然不同的说法。

  王敏对记者说:“如果说崔军挪用基金财产,成健完全可以以这个情况报案,为什么公安机关没有以这个情况立案呢?我们的主管单位是证监会,他们为什么不让证监会调查呢?”

  “2015年6月,成健以帮公司销售20亿元基金为幌子,以代理服务费的名义,让宝银创赢分3次支付给他控制的企业共计1800.83万元。之后,成健却对公司销售基金的工作不管不问。”在崔雯雯看来,成健涉嫌诈骗、职务侵占。

  宝银创赢1月3日发布的公告称:“公司股东成健2014年3月私下成立深圳前海赢华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前海赢华’),募集了股东8000多万元的资金。成健控制的上海赢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投资惨败,导致深圳前海赢华股东的6000万元资金亏掉95%。”

  这份公告显示:“深圳前海赢华的股东已经申请法院冻结了成健持有的宝银创赢40.95%股权。法院的调解书称,成健欠下深圳前海赢华股东2600万元的巨额债务。如还不了钱,成健持有的宝银创赢股权将马上被法院拍卖。成健同意上述调解内容。为还巨额债务,成健恶意抢夺公司财产,想盗用基金客户的资金还他个人的欠款。公司坚决拒绝并将依法追究成健的一切法律责任,现正式解除成健的一切职务。”

  记者查阅法院执行信息发现,成健持有的宝银创赢40.95%股权,确已于2018 年5月14日被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冻结,期限为3年。

  此外,王敏发给记者的材料显示:“成健4月15日私自伪造法人签名,伪造宝银创赢公章、法人章、财务专用章,更改了公司私募基金在中基协的后台密码,企图用伪造公章骗取公司财产和基金财产,并勾结被开除员工王丽萍盗取公司网站密码和源码,在网站用伪造公章发布虚假公告,现公司已启用新网站。”王敏对记者说:“我们已向中基协提交了说明材料。”

  针对王敏的指责,成健团队向记者回应:“成健基于监事身份,有权接管公司。其向王敏要公章,但王敏不肯给,后王敏报案称公章遗失。既然他们报了公章遗失,成健就可以向工商部门重新申请公章,于是有了新的公章。”

  均称已与“物美系”沟通

  新华百货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前两大股东为物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占36.06%)、宝银创赢最具巴菲特潜力对冲基金3期(占28.99%)。

  值得一提的是,4月23日,新华百货召开年度股东大会。持股5%以上股东的投票情况为:9031.66万股赞成,无反对票、弃权票。而物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数量恰为9031.66万股。这意味着,同为大股东的宝银创赢基金未参与投票。

  自2015年起,崔军率“宝银系”多次举牌新华百货。为防止“野蛮人”再度进攻,新华百货抛出定增方案,“物美系”通过认购增加持股比例。

  此外,“宝银系”由于没有新华百货董事会席位,曾数次“逼宫”,要求新华百货减少“物美系”董事会席位。现在看来,延续多年的争夺或将告一段落。

  成健团队称,成健自2019年1月4日后组建“宝银系”新团队,与“物美系”达成合作共识,妥善处理新华百货股权,尽快恢复基金估值和流动性,以减少投资人损失。

  成健团队还称:“公司目前已与基金业协会、新华百货及其他监管部门、合作伙伴沟通相关事宜,并已取得了各方的信任与协助。宝银创赢将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保持合规运作,维护与新华百货等商业伙伴的合作关系,力求合作共赢,维护好广大投资人的根本利益。”

  成健团队透露,成健已和“物美系”实控人张文中通过几次电话,其很重视这个事,想将新华百货作为资本运作平台,解决之前和“宝银系”的纠纷。据透露:“张文中已和成健达成了一些内部协议,张文中比较认可成健。”

  崔雯雯告诉记者,他们也和“物美系”保持了沟通。经过沟通,“宝银系”准备议价卖出持有的新华百货股权。“目前在询价当中,还在找第三方询价,暂时没有结果。”

  王敏对记者说,如果能顺利将新华百货股权转让出去,预计基金估值很快能达到正常水平。“新华百货股权还是挺值钱的,它主业稳定,在当地占有70%到80%的市场份额,未分配利润有十几亿元。”不过,他也坦承,由于流动性的问题,现在基金估值尚未恢复。

  截止到4月25日收盘,新华百货的股价为18.15元/股,按照宝银创赢合计持股计算,市值高达12.6亿元。

  王敏说:“我们是和投资者共存亡的。公司有大把的自有资金跟投了基金,基金大部分买了新华百货股权,公司出资接近两亿元。”

  “宝银创赢无论高层如何变动,都应保护投资人利益。”曾代表投资人向“宝银系”发起多次维权仲裁的律师梁邵东告诉记者,该公司如能与新华百货良性沟通,无疑有正面意义,也有利于投资人的长远规划。

  各执一词

  崔雯雯:“宝银系”将赴美上市

  4月24日,崔雯雯告诉记者,成健的所作所为对公司声誉造成了不良影响。她也表示,崔军并无职务侵占之嫌。

  对于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决定对上海市虹口区崔军涉嫌职务侵占立案侦查”,崔雯雯说:“我们这边没有收到立案相关信息。父亲最近没有回上海,具体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在外面忙。我们和检察院、监察委都沟通了,检察院完全不知道我父亲被立案了,监察委说会去向经侦大队调查。”

  崔雯雯向记者表示:“成健伪造了公司公章,没有法人签名和法人身份证信息,材料不齐全。我们已向基金业协会反映了。基金业协会还想劝我们和解,但我们公司不会姑息这个事情。”

  崔雯雯还指出,成健后来成立了深圳前海赢华,募集了股东刘斌8000多万元。由于成健将其中6000万元亏掉95%,刘斌申请法院冻结了成健持有的宝银创赢40.95%的股权,成健同意了法院的调解书,调解书中欠下刘斌2600万元的巨额债务。

  她还透露了“宝银系”将于美国上市的信息。她说,公司之所以想卖出持有的新华百货股权,一方面是想收回基金成本,另一方面是想在美国上市。“至于上市的主体是哪个企业,涉及到公司机密,不方便透露太多,只能透露公司已经在美国注册成功了,上网可以查到了。”

  成健:亏损是诽谤还债没问题

  “2600万元债务源于我自己管理的产品,亏损后我向客户认赔,想要去回补客户,这一点刘斌可以作证。这对我持有宝银创赢的股权没有影响,我在宝银创赢的股权价值七八千万元,我还客户2000多万元是还得起的,我还了之后法院就会解除冻结。”成健告诉记者。

  “受市场环境影响,定向增发和新三板基金出现亏损,我都承担了亏损。深圳前海赢华所有的股东都是保本退出的,没有像她所说的亏了95%,这是诽谤。”成健表示。

  他还说,公司有700多个投资者,由于崔军涉嫌犯罪,导致公司失信,基金估值大跌,投资者没法接受。“崔军这么多年把公司都做垮了,导致公司有170个案件,基金亏损90%。”

  他告诉记者:“原来崔军一味地对抗‘物美系’,争夺控制权,我尊重公司法的规定,和‘物美系’保持良好的沟通。现在基金难以退出,这个钱是客户的。我想和‘物美系’和解,寻找办法退出,把钱还给基民,这就是我的出发点。”

  成健接着说:“我们和新华百货沟通良好。‘物美系’支持我们,把上市公司整体价值作为第一价值。我们也没有能力控制上市公司。”

(文章来源:中信基金)